良朋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位面手机 > 第二百六十章:不死鸟一辉
    ♂ .!瞬希望邪武放手,告诉他星云锁链好像有关系到他们所有圣斗士的重要事情告诉他。可是邪武却不相信,觉得这是他流转局势的最佳机会,在他打倒瞬前,是绝对不会放手的。

    面对邪武的攻击,瞬高声警告邪武放手,但是此刻的邪武怎么可能听他的,挥拳攻向瞬。

    突然,邪武感觉手上的锁链好像有高压电流过一样,瞬间被击飞出去。

    “可恶,这锁链到底怎么回事,好像有高压电流过似的。”邪武痛苦的说道。

    瞬道:“我警告过你,这条锁链不是普通的锁链,只要是对我有敌意的人触碰到它,它就会向那个人释放出相当于一万福特的冲击。”

    阿顺说这话,锁链再次自己动了起来,而且移动速度加快起来,这表示,敌人正在迅速接近。

    冰河和豺狼座的那智也上前询问他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但是瞬也还没弄明白,无法给出他们答案。

    戴安娜看向陆淳:“你知道怎么回事吗?”

    陆淳目光看向搁置黄金圣衣的高台,知道大概剧情的他当然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说道:“是凤凰座的一辉,一个有趣的家伙。”

    观众们见到星云锁链的诡异行为,也是赶到极为惊讶,不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

    那智有些疑虑,看向瞬:“瞬,难道你不是用自己的力量在移动它吗?”

    低头看去,却见瞬双手下垂,根本就没超控星云锁链,心愿锁链的移动,完全是它自己在动。

    “难道,是他……”

    雅典娜也不免有些紧张起来,一直冷静淡然的她,也有些紧张起开。

    锁链直指黄金圣衣的方向,而且不停的在地上跳动,现在处在高度的戒备状态。

    阿顺提醒众人,锁链这样的反应绝不是因为对方是自己的敌人,而是在场说有圣斗士的敌人。

    这时,看到锁链指向黄金圣衣的他也才想到,刚才锁链摆出的单词在古希腊语中就是很重要、很有价值的意思,而现在这个方向,最有价值的东西,除了黄金圣衣就没有别的了。

    会场中突然陷入一片漆黑,正在众人不知所以时,黄金圣衣的箱子突然打开,一道金光从黄金圣衣的箱子里射出,一道人影,居然从箱子中走了出来。等他双脚跨出箱子,灯光从新恢复,这才让众人看清来人。

    星矢惊呼:“是凤凰座。”

    邪武也道:“他就是第十个圣斗士,凤凰座……”

    纱织和圣斗士们都是神色紧张,而观众们却以为这是安排的秀,发出阵阵欢呼。

    主持人短暂的愣了片刻后也赶紧反应过来,虽然之前没有人通知他有这个环节,但是他还是努力救场,道:“这位就是第十位圣斗士,凤凰座。他终于来到了古拉杜竞技场,请大家以热烈的掌声欢迎他。”

    不明所以的观众热烈欢呼,可是瞬却提醒大家:“锁链的紧张程度已经快到达最高点了,这么久以来,它还是第一次这样,这个凤凰座,到底是多么可怕的存在。除了气息之外,我从身上还感觉到深深的恨意,这个男人,简直就像怨恨色化身,为什么。”

    就连纱织也紧张起来:“凤凰座……”

    刚刚和紫龙一起赶到的星矢也道:“真不敢相信,从来没有见过能让人感觉到这么强烈恨意的人。”

    紫龙也道:“果然没错,他果然是从地狱回来的人。”

    瞬努力拉住自己的锁链,惊呼道:“已经到极限了,锁链已经承受不了刚强的防御本能,开始转守为攻了。”

    “我已经控制不了了。”

    瞬惊呼一声,锁链破空射向一辉,而星矢和紫龙赶紧提醒他,凤凰座就是一辉,瞬惊愕。只是,他这时根本就控制不住锁链,现在的锁链是凭借本能在攻击。

    一辉伸手,擒住射向自己的锁链。

    “哥哥,想不到你还活着,哥哥,你终于回来了。”瞬的眼中充盈着泪水,激动的叫到。

    一辉身上的气势陡然拔升,星矢高声提醒:“小心。”

    果然,一辉背后一道火凤虚影浮现,一辉突然向瞬出手,距离如此之远,依然将瞬左肩击伤。

    瞬震惊,看着一辉叫道:“不对,你不是我哥哥,我哥哥同时具备男子汉的强壮跟温柔,可是现在在我眼前的却只是一个怨恨的化身。”

    一辉摘掉面具,冷笑道:“瞬,你果然还是跟以前一样爱哭啊。”

    “你这张哭丧的脸已经让我厌烦了,现在就让我为你举行一场血祭。”

    在众人的惊呼声中,一辉再出出手,从搁置黄金圣衣的高台上一跃而下,让瞬血溅赛长。

    陆淳见此情景,知道接下来一辉会抢夺圣衣了,传音给戴安娜,告诉她一辉接下来会抢夺圣衣,自己打算让一辉将圣衣带走后从他手上夺取,这样他们夺得圣衣后就可以会去了。

    只是戴安娜却不愿意以这种方式得到圣衣,如果他要得到圣衣,就要堂堂正正,就好像她当初在天堂岛一样。

    陆淳无奈,只能同意,戴安娜是个充满荣誉和正义感的亚马逊女战士,她有自己的行事准则,他可不想被自己的女人鄙视。

    “那好吧,我们就陪他们玩玩,跟我来。”

    戴安娜道:“去哪里?”

    “一辉的手下会去夺圣衣,我们在那里等他们。”

    擂台上,邪武不满一辉搅局,想要丢他下台,可是一辉犹如脚下生根,纹丝不动,看也不看邪武一眼,挥拳击出。

    邪武感觉自己明明已经躲开,可是肩膀上盔甲爆开,原来在刚才邪武以为已经躲开的一瞬间,他就已经被一辉打中了。

    打倒了邪武,一辉目光望向高台上的纱织,冷哼道:“纱织,我这辈子绝对不会放过你和城户光政。”

    辰巳大怒:“住口,你竟敢对小姐如此放肆。”

    一辉也没忘记他:“辰巳,当年的账我一定会双倍奉还的,你准备受死吧。”

    辰巳有些惊慌的道:“真没想到,他居然能从死亡皇后岛活着回来。”

    当初,他主持抽签的时候,瞬抽到了死亡皇后岛。听到辰巳说出死亡皇后岛的凶险后,疼爱弟弟的一辉当然不想让弟弟去冒险,可是辰巳却不让他们擅作主张,一辉闹事,被辰巳打了一记耳光。

    好在城户光政及时赶到,拦住了辰巳,并答应了一辉的要求。

    但是觉得丢了面子的辰巳事后却命人将一辉绑起来,亲自动手对他进行了毒打。就这样,一辉拖着满身是伤的身体坐上了开往死亡皇后岛的轮船。

    如今,一辉活着从死亡皇后岛回来,带着满腹的怨恨,必定不过轻易放过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