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朋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位面手机 > 第二百一十六章:比赛、阿瑞斯越狱
    ♂ .!不得不说,阿耳忒弥斯的效率还是很高的,当天他就安排好了比赛的项目和一切事宜,第二天就开始了选拔和平使者的比赛,遗憾的是,戴安娜并不能参加,被派去看守战神阿瑞斯。【零↑九△小↓說△網】

    沮丧的戴安娜抱着双膝坐在地牢外的大树下,不知道在想什么。

    亚马逊中唯一不喜欢战斗,而喜欢看书的阿莱克莎提着一摞书来到地牢。

    戴安娜看到了她,无精打采的道:“阿莱克莎,你是来接珀耳塞福涅的班吗?”

    阿莱克莎的回答出乎戴安娜意料:“我是来接替你的。去吧,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

    戴安娜道:“我很感谢你的好意,但是你知道的,我母亲是不会希望在那里看到我的脸的。”

    阿莱克莎将戴安娜抱在手上的头盔给她带上,说道:“那么你也许因该用头盔把脸盖住。”

    戴安娜一愣,随即露出兴奋的笑容,抱着阿莱克莎兴奋的道:“你真是我的好姐妹。”

    阿莱克莎微笑看着欢快的离开的戴安娜,转身进了地牢。

    守在地牢内的珀耳塞福涅见阿莱克莎进来,问道:“阿莱克莎,公主在哪儿?”

    阿莱克莎说道:“去她该去的地方了。【零↑九△小↓說△網】”

    珀耳塞福涅双手环抱在胸前,道:“她怎么就不知道她母亲是为她好呢?”

    阿莱克莎不愧为亚马逊最博的女战士,说道:“心之所想才是心之所向,即便结果会很糟。”

    说完打开她的书看了起来。

    ……

    “这次比赛将会决定我们当中谁最有资格成为我们走向外界的使者,为荣耀而战!”

    随着希波吕忒的话音落下,嚎叫吹响,比赛正式开始。

    陆淳也被邀请前来观礼,他目光四顾,却并没找到戴安娜的身影,在她看来,下面的女战士身材都差不多,还都穿着一样的服饰和遮住了脸的头盔,他和戴安娜相处的也不久,根本无法区分谁是谁。

    阿耳忒弥斯看了陆淳一眼,道:“你不用找了,女王已经派戴安娜去看守地牢了。”

    陆淳一愣:“地牢,你们这还关着其他人吗?”

    习惯了对剧情的先知,突然来到一个一无所知的位面,陆淳还真有些不适,看来回去得让红后记录下所有影视剧,以后让她来分析所在位面的信息,这样就不至于两眼一抹黑了。

    阿耳忒弥斯没有回答陆淳的问题,警告道:“不该你问得就别问。”

    陆淳扫了一眼阿耳忒弥斯健美的翘臀,坏笑道:“别这么拽,一会比赛结束,我会让你知道对强者应该保持敬意的道理的。”

    阿耳忒弥斯恨得咬牙,冷哼一声,暗下决心一会要狠狠教训陆淳,昨天虽然在陆淳手上吃了亏,但是她并不认为自己全力以赴会输给陆淳。

    下方,参赛的亚马逊女战士们一项项的比试着自己的本领,先是投掷标枪,投的最远的一批人进入下一轮。

    然后是射箭,百米外能射中靶心的晋级。

    然后是操控战马,等各项能考验亚马逊女战士强大的比赛项目,直到最后,剩下两名勇而敢强大的亚马逊女战士进入决赛,她们将一对一的正面战斗,决出胜利者……

    山下的地牢下,阿莱克莎听到山上竞技场传来的一阵高过一浪的欢呼声,有些激动的返回地牢,对珀耳塞福涅道:“也许这个男人的回归会为亚马逊人开创新的纪元。”

    珀耳塞福涅擦拭着自己的宝剑,说道:“也许只会带来一段无忌的黑暗。”

    阿莱克莎道:“这么说太悲观了,我的姐妹。”

    走到自己的那摞书中拿起一本,自顾自翻着书道:“我找到了一段用来鼓起勇气面对未知的引文……他像海岸边的岩石一样屹立不倒,巨浪的冲击也无法将他打扰,在危险来领之时……啊……”

    一柄长剑毫无征兆的冲她后心刺入,穿透的她的心脏透出前胸,背后传来珀耳塞福涅冰冷的声音:“没错,我很熟悉那段引文,它最近对我的帮助很大,要我把它念完吗?”

    “在危险来临之时,是内心的勇气将他支撑,坚定的心念是他最好的见证。”

    拔出长剑,将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阿莱克莎放倒在地上,珀耳塞福涅说道:“原谅我……就像你说的,心之所想才是心之所向,即便结果会很糟。”

    尚处在离留之际的阿莱克莎努力的偏过头去,看向走向牢门的珀耳塞福涅,只见珀耳塞福涅居然打开了牢门,将里面关押着的战神阿瑞斯放了出来。

    阿瑞斯脸上挂着冷酷的笑容走出牢房,珀耳塞福涅迎上去与他相拥热吻。

    一个长吻过后,阿瑞斯才深情的望着珀耳塞福涅说道:“一个世纪之久的追求,终于在这一个吻中达到高潮。”

    阿瑞斯走到阿莱克莎身前,冷酷的道:“我发现我的快乐仅仅会因为戴安娜还活着而减少,不管怎样,我们的毁灭已经开始……”

    阿瑞斯蹲下身体,大手死死的按住了阿莱克莎的口鼻……

    ……

    竞技场中,最后的两位胜利者始终无法决出胜负,但是平局必须被打破,只能有一个胜利者成为代表亚马逊外出的使者。

    两位侍者各自手捧一对护腕走向最后的决战者,两名女战士已经知道最后的加赛的项目,伸手将护腕带在手上。

    “这是干嘛?”陆淳不解的问道。

    阿耳忒弥斯这次倒是没和陆淳抬杠,说道:“平局必须被打破,这最终的决赛中,能站到最后的人就是胜利者。”

    “站到最后?”

    陆淳依然还有些不解,不过很快,他就知道“站”到最后是什么意思了。

    两名弓箭手走上前来,在距离两名决战者二十米外的位置弯弓搭箭,射向二人。

    两位女战士利用手上的护腕挡下了射向自己的利箭,很快又上来两名弓箭手,然后是四个、六个、八个……

    直到一人被利箭击中,决出了随后的胜利者,众人一阵欢呼,庆祝着最勇猛女战士的诞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