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朋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位面手机 > 第一百七十二章:鬼妈为祸(下)
    ♂ .!第二天,阿平出去买菜,回来的时候见楼下大厅围了一群人,在说什么死人的事情。

    阿平心中有些不安,问外面的金姐,金姐告诉他是小倩。

    “什么时候?”阿平心中一紧,问道。

    金正中道:“尸体是昨天发现的,可是具体的死亡时间应该的前天晚上八点到凌晨两点左右。”

    见阿平脸色不对劲,金姐奇怪的道:“你紧张什么啊。”

    大厦的保安老伯道:“当然了,小倩还欠他工钱还没给呢。”

    金正中这才想起小倩让他转交给阿平的工钱。

    阿平问什么时候给的,金正中道:“就是死的那天晚上,我在门口看到他,他叫我给你的,我在这碰到你你又说有事先走了。”

    阿平心事重重的将钱收起,心中难免对老妈产生了怀疑,这么巧,小倩死的时候正好老妈不见?

    况天佑正好负责这件案子,听到他们说的话,询问了阿平两句。

    金姐在一旁说小倩妈瘦了一圈,金正中不忘在街坊面前表现自己,说晚上请小倩回来安慰他妈,况天佑听到,说他也想来看看,金正中就是要用这种装神弄鬼的方法吸引人,当然不会介意。

    阿平让金正中帮忙把钱交给小倩妈妈,顺便问候一下上柱香,让她节哀随便,说完慌张的走了。

    阿平心事重重,开门的时候被人在背后拍了下肩膀,吓的钥匙都掉地上了,也把拍他的PIPI吓了一跳。

    原来PIPI煮了鳄鱼肉汤,听说鳄鱼肉汤治哮喘,让阿平拿一碗给平妈喝。

    阿平知道母亲不喜欢PIPI,有些为难,PIPI让他别说汤是他煮的就行。

    PIPI进屋盛汤,可是不小心烫到还打翻了碗,阿平听到动静进去帮忙,后来还坐下来跟PIPI聊了一会,回到家后被平妈问道身上的香水味,非常生气……

    阿平见妈生气,揪着耳朵跪下来给他妈道歉,可是,平妈的怒火并不是这么容易就能平息的……

    陆淳很早就出门去了何应求哪里,继续和他探讨道术,对于大厦发生的事情并不知道,否者他知道了,应该就能想起这是平妈所为。

    晚上,阿平妈又不见了,阿平出去找了一圈都没看到人,回来的时候遇到PIPI,PIPI想让阿平帮他量衣服,但是阿平怕他妈不高兴,不敢晚上和PIPI单独相处,推脱有衣服要赶工,明天再说。

    回到家,依然不见他妈,他只有焦急的等待,他哪里知道,平妈这时正在PIPI家的沙发上坐着……

    心绪不宁的阿平也不知道自己等了多久,突然感到眼角余光有一个黑影闪过,吓得杯子都掉到地上,转头发现是她妈,赶紧上前问道:“妈……你到哪里去了,你身体不好,不要到处跑,你知道我会担心你的。”

    平妈径直走上床,说道:“我不要你担心,担心你自己吧,不过我以后不会担心了。”说完蒙着杯子就躺下了。

    阿平心中升起一股不详的感觉,赶快去PIPI家查看,出门就发现PIPI家门没关,进去一看,P!IPI已经死了,脖子上有一圈黑色的印记……

    这次PIPI死在大厦里,警察封锁了现成,作为业主,嘉嘉当然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王珍珍陪妈妈出门时跟陆淳打了个电话,希望他能陪自己一起,陆淳得知这事,这才猛然响起裁缝平的母亲杀人的剧情,赶紧下楼。

    来到楼下,王珍珍和他妈妈还没来,两个警察守在门口,况天佑正在询问报警的阿平。

    “况天佑。”陆淳过来跟况天佑大招呼。

    这时王珍珍和嘉嘉也下来了,嘉嘉想进PIPI家却被门口的警察拦住,上前问况天佑道:“况先生,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况天佑道:“PIPI死了。”

    嘉嘉大惊。

    这时PIPI的尸体也被法警抬走。

    况天佑对阿平道:“有需要的话我再找你吧!”

    “好。”

    “谢谢。”

    况天佑对阿平伸出手,阿平本能的和况天佑握在一起,况天佑握着阿平的手微微偏了偏,看了看他手上的颜色,显然有些怀疑阿平……

    况天佑对嘉嘉点了点头,然后对陆淳道:“我还有事,先走了。”

    陆淳按住他肩膀,说道:“先别走,我有事找你。”

    “嗯?!”

    陆淳跟嘉嘉和王珍珍打了个招呼,带况天佑上去了自己家。

    “找我什么事?”

    “我知道PIPI是谁杀死的!”陆淳开门见山的说道。

    “谁?!”况天佑问道。

    “阿平他妈。”

    况天佑一听微微有些惊讶,因为他原本以为阿平是凶手。

    陆淳道:“阿平他妈已经死了,现在的她只是一个活死人,我想她是不希望阿平和PIPI来往,才杀死PIPI的。对了,之前是不是还死了个女孩?”

    况天佑道:“是,那女孩叫小倩,死前和阿平也有些来往,之前欠了阿平工钱,死的那一天正好是来给阿平还钱。”

    陆淳点头,如果不是今天王珍珍叫她下来,他早已把这些剧情忘了,毕竟这部片已经是十几年前看的,很多地方都不记得了。

    况天佑看着陆淳道:“为什么你明知阿平妈是活死人却不阻止她害人?”

    陆淳道:“我也是刚才起了一卦才知道的,你打算怎么处理。”

    况天佑道:“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你不是茅山道士吗?除魔卫道应该是你的职责吧,杀人的既然是平妈,你总不能让我抓一个死尸回去坐牢吧,我怎么跟上面交代。”

    陆淳道:“好吧,我去找何师兄,让他给我准备一件法器,帮你爸鬼收了,你记住,你又欠我一个人情,以后可要还给我啊。”

    “行了,快去吧。”

    去何应求那将事情一说,何应求给了陆淳一罐黑狗血喷雾,让他用这个逼出平妈魂魄,然后再收魂超度,虽然平妈杀了两个人,但也是出于爱子心切,直接将其打的魂飞魄散,未免太不近人情,何应求让陆淳还是将她收了为其超度,让她来生偿还对那两个女人犯下的过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