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朋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位面手机 > 第一百六十六章:诛邪神龙、死而复生
    ♂ .!“这真不怨我!”陆淳伸出手无辜的说道。

    马小玲感觉到屁股上传来的阵阵火辣,羞愤交加,瞪了陆淳一眼道:“一会再来收拾你。”

    取去一道特制符咒抛向天空,符咒迎风便涨,化作一道散发着神圣光芒的巨大符咒,马小玲神色变得肃穆异常,身上法力流转,随着法诀的掐动,口中念道:“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诛邪!”

    〔诛邪〕二字出口,一条浑身映照着神圣金芒的金色神龙从符咒中飞出,发出一声威严咆哮,吞噬向逃跑中的女鬼……

    “啊……”

    女鬼发出一直凄厉惨嚎,被神龙吞噬。

    神龙吞噬了女鬼,返身飞回符咒,那巨大的金色符咒光芒收敛,迅速变回一个幸运星掉落下来,马小玲上前将其抓在手中,女鬼被收服。

    女鬼本体被神龙吞噬,留下一件白色和服和红色幸运符掉落在地。

    陆淳将和服和幸运符捡了起来,面色沉重的对走过来的马小玲道:“我看我们还是找到女鬼的家人,将这些交给他们吧!”

    马小玲恨的牙齿咬的咯咯响,对陆淳咆哮道:“你别想蒙混过关,我要杀了你……”

    马小玲挥舞起手上的甩棍,追着陆淳一通狠抽,陆淳身形飘忽,一一躲开,叫苦不迭道:“我那是帮你啊!”

    “你那是找死!”

    ……

    最终,马小玲奈何不了陆淳,只能作罢。

    陆淳通过红后查到女鬼初春的来历,将其遗物交换给其父,并使用一张超度符,自己念经将其超度。

    马小玲成功进账300万,心情大好,暂时忘记了和陆淳的恩怨。而陆淳在见到给马小玲送支票来的KEN先生,眼睛微微一眯,他可是知道,这个KEN可是山本一夫手下的僵尸。

    KEN见陆淳看着自己的眼神怪异,不免也多看了他一眼,两人相似而笑许各怀鬼胎。

    ……

    返回香港的班机上,马小玲见王珍珍有些走神,握住王珍珍的手道:“怎么了,还在想昨天发生的事吗?”

    王珍珍道:“是啊,我只记得和陆淳在聊天,然后听到一阵女人的大笑声,接着发生什么事我就想不起来了。”

    马小玲怕王珍珍知道被鬼上身后会有心理阴影,说道:“接着你就太累睡着了啊。你说是不是。”马小玲看向陆淳。

    陆淳当然只有点头的份:“是。”

    “那么吵我都睡得着?那我一定很累了。”王珍珍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突然有想到一个问题,王珍珍道:“可是我怎么回房间的?”

    马小玲道:“是他把你抱进房间的。”

    “那你们呢,整完上哪儿了?”

    马小玲道:“趁你睡早了,我们就出去看看那些和尚在干嘛,谁知道念了一晚上还是老样子,专门骗人钱!”

    王珍珍道:“那你呢,抓到女鬼了吗?”

    马小玲不知道如何解释,看向陆淳陆淳道:“放心,已经没事了。”

    ……

    陆淳他们已经回国,而日本这边,KEN正向自己的老板山本一夫汇报情况:“初春已经被马小玲收服,马家的驱魔力量果然厉害,还有,我今天碰到一个人,我感觉他和马小玲有着相同的气息,实力应该不在马小玲之下。”

    原本一直闭目养神的山本一夫突然睁开了眼睛,扫了KEN一眼:“这人什么来历?”

    “我已经开始调查。”

    “有消息,立刻通知我。”

    “是!”

    ……

    嘉嘉大厦内,一个老婆婆守在一户人家门口,点了个火盆拿着鞋底打小人,口中还念念有词的道:“打你这个小人脸,让你一辈子没人娶;打你个小人头,让你一辈子血流满地;打你个小人身体,让你一辈子恶病缠身……”

    边打边念,不时还向空中洒出一叠纸钱……

    正和嘉嘉打牌的裁缝阿平接到邻居PIPI打来的电话,赶紧出来查看查看,想要劝走老妈,谁知老妈把一起跟来的嘉嘉金姐等人全骂了个遍。

    阿平是个孝子,只能一个劲的向大家道歉,拉着母亲赶紧离开。

    平妈边走还边指着PIPI大骂:“勾引我儿子,邪花入室啊,你这个贱货三角眼,臭嘴,脸无四两肉,心比蛇蝎毒啊,你不得好死,你会有报有的……”

    “妈,好了,我以后不打麻将,每天在家陪你。各位对不起啊……”

    阿明好不容易把他妈拉走,嘉嘉问PIPI怎么回事,PIPI也觉得很无辜,原来他只是将错放在自己信箱的阿平的信拿去还给阿平,平妈就说她勾引她儿子,还在她门口打小人……

    平妈被阿平拉回家,数落儿子一通后觉得胸口发闷要出去走一走。

    “你呀,耳根子软,又容易受骗,要不然的话,哪有那么多人占你便宜啊。有的要你做衣服收便宜点,有的呢就像那个贱女人整天缠着你。不过你放心,只要妈活着一天,谁要是欺负你,我就要让死在我面前。”

    平妈下来楼依然说着儿子,说道最后更是咬牙切齿,也许是气血功效,剧烈咳嗽起来。

    “妈?你怎么了?”

    “天气太热了。”

    “我拿手绢湿点水来给你擦擦汗,你坐在这千万不要走开啊!”

    阿平走后不久,平妈一口气喘不上来,就此去世。

    阿平回来后见到没了知觉的母亲,痛哭着喊着母亲,可是老人已经死去,又怎么能答应他呢?

    一个女人突然出现,冷漠的说生老病死是很自然的事情,生不如死才是最痛苦的事。

    阿平悲伤的说这个世界上只有他妈对她最好,如果他妈死了,他就什么都没有了,说女人根本就不明白他的感受。

    谁知女人说道:“我明白,但我更加明白什么是生不如死的感受,活着像行尸走肉,那道不如死了算了。”

    阿平却道:“行尸走肉也不错,起码我能听到我妈的声音,而我妈也能看到我娶老婆生孩子,这是我妈最大的心愿,只要他不死,要我干什么都行。”

    女人神色肃穆的道:“你真希望她复活?”

    阿平坚定的道:“只要她不死,我可以用我的生命来换。”

    陆淳冷酷的道:“你一定会后悔的。”

    阿平鉴定的否认,女人见他如此,取出一把匕首划破手指,将鲜血在平妈嘴唇上了一下。

    说来奇怪,血液沾到平妈嘴唇,很快就深透如其体内,而女人被划破的手指也瞬间恢复如初。

    阿平呼唤他妈,可是平妈依然没有反应。

    女人让阿平等一下,也许会有奇迹出现,并且告诉阿平,如果有一天他后悔,就到这里来找他。

    女人说完转身就走,阿平回头却不见了女人,起身寻找,悲伤的道:“你骗我,怎么会有奇迹呢……”

    “阿平,我们回家吧……”背后传来阿平母亲冰冷的没有一丝感情的声音。

    阿平转身,果然见刚才已经没了生息的母亲睁开了眼睛,对他缓缓招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