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朋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位面手机 > 第一百六十三章:算姻缘、孔雀大师
    ♂ .!第二天一早,打坐修炼的陆淳被警笛声吵醒,出了自己房间,马小玲和珍珍也被吵醒了,王珍珍和陆淳目光一接触,脸马上就变得通红,低下头不敢看陆淳。

    询问后得知昨晚酒店出了命案,而且十分诡异,从死者的衣着看,是酒店的服务生,但是整个人已经变成一堆白骨。

    王珍珍害怕,拉着马小玲说道:“小玲,我看我们还是不要住在这里了。”

    马小玲可是来干活的,怎么可能说走就走,道:“干嘛不住呀!”

    王珍珍道:“可是这酒店死过人啊。”

    马小玲道:“哪件酒店没死过人啊?难道不住啊?”

    王珍珍不知道说什么,看向陆淳,陆淳笑道:“小玲说的也没错。”

    王珍珍又看向马小玲:“我们真的不搬?”

    马小玲解释道:“这间酒店是我公司客户开的,难得有人包吃包住,现在离开,人家怎么想?你也不想我没了生意吧?”

    王珍珍有些纠结的道:“但是我觉得很不舒服啊,感觉阴森森的。”

    马小玲道:“我是做清洁的,才不怕那些脏东西呢。”

    王珍珍还不知道马小玲就是捉鬼的,说道:“可是这些脏东西和那些不同呀。”

    马小玲给王珍珍到了杯水,道:“不管有什么你都不用怕,我会陪着你的。”

    王珍珍也不想马小玲丢了生意,只得无奈的道:“那我跟定你了。”

    马小玲今天还要去和这里的老板谈生意,带着王珍珍不太方便,说道:“今天不行,我要单独见个人。”

    王珍珍马上慌了:“那我……怎么办?”

    马小玲拉过库陆淳道:“这不是还有个现成的壮汉陪你吗?”

    王珍珍看了陆淳一眼,有些不好意思的底下头去。

    看出王珍珍从昨晚和陆淳单独去泡温泉后就有些怪怪的,觉得他们之间肯定发生了点什么,但是自己今天确实有事,没有办法,只能将王珍珍暂时交给陆淳,回头再好好审问一下王珍珍。

    “你有问题吗?”马小玲询问陆淳。

    “我……”

    “行了,没问题就好,那我先走了。珍珍,十二点,东京铁塔见啊!”马小玲根本不等陆淳把话说完,跟王珍珍打了个招呼就先行离开了。

    “拜拜!”王珍珍跟马小玲挥手。

    陆淳苦笑摇头,王珍珍看着她道:“怎么,陆淳你是不是不方便?”

    陆淳笑道:“当然没有,我那个朋友有事已经先走了,我们一起来的,当然一起玩了,对了,你想去哪里?”

    王珍珍道:“我第一次来日本,也不知道要去哪里!”

    陆淳点头,道:“那我们就去随便逛逛吧!”

    “好啊。”

    女鬼的事情,陆淳并不关心,他已经想好,等女鬼再次出现,到时帮马小玲抓住女鬼,然后向马小玲摊牌,告诉她自己是毛小芳的传人,看看能否找到机会让马小玲交自己她的“诛邪”神龙。

    有会日语的陆淳带着,王珍珍玩得很开心,还是两人路过一个广场,看到广场上钟楼上的时间已经是11:48分了,陆淳才慌慌张张的拉着王珍珍的手向与马小玲约定的地点跑去,好在两人之前就是朝着这里逛过来的,否者怕是要让马小玲等急了。

    等到了约定的地点,马小玲已经等了半个多小时,见陆淳拉着王珍珍跑了过来,没好气的道:“你们跑到哪里去了,怎么现在才来,还有你,拉着珍珍的手干嘛,占便宜呀!”

    马小玲分开陆淳和王珍珍的手,王珍珍想解释,可是刚才跑了半天她累的不行,一直喘着粗气。

    “小玲,我……呼呼……”

    马小玲瞪了陆淳一眼,对王珍珍道:“好了,珍珍,看你喘成什么样了,先歇一歇吧。”

    扶王珍珍坐下,马小玲又把脾气发在了陆淳身上,道:“你呀,怎么一点时间观念都没有……”

    王珍珍顺了口气,说道:“小玲,你不要怪陆淳了,是我见什么都好奇,才耽误了时间的。”

    马小玲拉着王珍珍的手道:“你还帮他说话。”

    王珍珍脸一红,说道:“好了啦,反正你不要生气了,大不了我请你吃饭赔罪啰。”

    王珍珍已经道歉,加上马小玲谈成了一大笔生意,心情还是很好的,说道:“算了,还是我请吧。”

    王珍珍道:“你不是说欠了银行三个月的钱吗。”

    说道这个,马小玲心情大好,笑道:“昨天是,但今天不同了,现在我们可以疯狂的购物,然后去滑雪,晚饭接着玩,所有费用包在我身上。”

    王珍珍开心的道:“真的啊?”

    “当然了。”再看向陆淳,语气就没那么好了,说道:“怎么样,要不要一起去啊?”

    陆淳当然不会拒绝,笑道:“好啊。”

    “走吧!”

    ……

    三人一起去了游乐场,然后马小玲带他们去滑雪,换好衣服出来,马小玲问道:“你们行不行啊?”

    陆淳摇头:“不行,这个我没玩过。”

    马小玲没好气的道:“真笨,滑雪都不会。”

    王珍珍抗议道:“小玲,我也不会呀!”

    马小玲道:“你是女孩子嘛,不会没关系,来,我教你。”

    “我抗议,为什么珍珍和我一样不会,你对我们的态度就差别这么大啊!”陆淳在一旁说道。

    马小玲道:“抗议无效。”然后和王珍珍哈哈大笑。

    马小玲从最基本的开始教起,王珍珍的很慢,但是陆淳有武功底子,又能进入超感状态加强理解和习能力,很快就上手了。

    “哦,陆淳,你其实是会滑雪的。”马小玲见陆淳的这么快,指着陆淳说道。

    陆淳否认道:“这是第一次,以前真没玩过啊。其实滑雪挺简单的嘛!”

    王珍珍不满的道:“那你就是说我笨啰!”

    “我可没这样说啊。”陆淳赶紧道。

    马小玲道:“行了,我先去滑一会,你教珍珍吧。”

    马小玲独自去滑雪,却不小心撞到树上晕了过去,她姑婆乘机进入她的梦里和她聊了会天,并且嘱咐她不要忘记马家的家规——守正辟邪,净化众生。还特别提醒她马家每一代女人都不能为男人流一滴眼泪,不然所有的法力都会消失。这让马小玲有些沮丧,毕竟那个女孩子不期待甜蜜的爱情呢?连为男人流泪都不行,那自己不是不能谈恋爱和结婚了?

    滑完雪,马小玲让陆淳去还装备,她乘机询问王珍珍和陆淳究竟怎么回事,王珍珍当然不敢说出在浴室发生的事情,老是岔开话题,但是马小玲还是看出她应该是对陆淳有意思。其实马小玲对陆淳也没什么成见,既然好友喜欢,那就成全头呗。只是王珍珍打死都不承认,马小玲干脆拿出一副星座塔罗牌为王珍珍占卜,只是占卜出来的结果让马小玲有些意外,第一张代表过去牌是隐者,表示王珍珍过去很失落,孤独,这和王珍珍没有男朋友很吻合。第二张牌是一个男人骑着战车,马小玲说王珍珍以后的男朋友会是一个战士,而且有正义感,永远向命运挑战,从不屈服。

    王珍珍想到陆淳武功高强,第一天来日本就救了个警察,和马小玲说的战士和有正义感极为温和,顿时陆淳惠心的微笑。问题处在第三张牌,第三张牌没有任何意义,也就是说马小玲看不出她的未来。而王珍珍也让马小玲抽牌算了一下自己,接过马小玲的三张牌和王珍珍一模一样……

    王珍珍笑言她们三张牌一样,马小玲会不会和自己抢男朋友。

    “神经病!世上只有一个男人有正义感吗?”马小玲说道。

    “那倒也是。”单纯的王珍珍点头。

    想起还没给王珍珍妈咪买内衣,王珍珍去叫上陆淳,一起去购物,陆淳变成他们的搬运工,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是大包小包的抱了一大堆。

    刚进酒店大厅,却见到三个大和尚正在酒店大厅念经。

    见马小玲三人回来,酒店经理赶紧过来向马小玲解释,原来他们社长请马小玲来捉鬼前,这位经理已经请了这位孔雀法师,虽然不是说要孔雀大师不要马小玲,但是因为孔雀大师德高望重,她也不好直接让孔雀大师走,一时陷入两禁地。

    马小玲自信的说:“谁捉到鬼就证明谁有本事,我不在乎。”

    酒店经理感激的道:“这样的话我就放心了。”

    就在这时,马小玲突然感觉到一股阴风袭来,大厅的灯光都暗了几分,随着孔雀大师的做法,一个身穿和服的女鬼身影被逼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