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朋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位面手机 > 第一百五十五章:丢丢发威
    ♂ .!面对咆哮而来的龙形真气,东方吸血鬼吓了一跳,赶紧躲开,背后一个年迈的吸血鬼却躲避不及,被金龙真气轰中,倒飞出去撞塌了那实木会议座,躺在废墟里死劲咳血。

    “这些号称活了数千年的吸血鬼位面也太过废材了吧。”陆淳心里想着,目光再次投向那东方吸血鬼。

    吸血鬼见陆淳目光扫来,刚才的斗志消失一空,呼喊着陆淳听不懂的语言向后退去。

    会议室外的吸血鬼听到里面的动静冲了进来,两个几个拿枪的对着陆淳就扣动了扳机……

    陆淳身体高高跃起,人在空中扫出一腿,〔飞龙在天〕的力量将这些进来支援的吸血鬼扫翻在地,紧随而来的是陆淳凌厉的一剑断头,脑袋飘飞在空中的时候,分家的身体已经化为飞灰。

    嘴上叼着一根烟,之前并没动手的吸血鬼转身就跑,只是一股巨大的吸扯力让他根本无法逃脱,反被吸扯的倒飞回来。

    “你,去那边放一管血给我。”

    陆淳随手把他丢到那包玻璃管跟前,这年轻吸血鬼有些紧张的看了陆淳一眼,道:“我给你血,你能放过我吗?”

    陆淳无所谓的道:“看心情吧。”

    年轻吸血鬼稍微犹豫了一下,取出采血管将自己的血液抽了一管,递给陆淳。

    陆淳结果他的血样看了看,说道:“去给他们也没人抽一管吧,如果你们都很配合,我可以放你们一马。”

    “不,我们是绝不会听从一个人类的命令的,何况还是这样的羞辱。”

    高天奴身为这帮吸血鬼的大长老,一直主张要融入人群,和人类“和平共处”,可是对于一个血食胆敢对提出要他们献出鲜血的要求,他是决不能容忍的,哪怕这个血食强大的比他们更像怪物。

    “些许我对你们还是太过温和了。”

    陆淳伸出数手指准备咬破画符,那他们试试自己的破魔降龙十八掌能不能对这些吸血鬼也有效,同时也是他他们一些教训,可牙齿刚碰到手指他又停下了,老是咬破自己的手也是很痛的啊。

    打开祠堂秘境伸手入其中,让里面的分身取来一些阳血涂在手上,在一众吸血鬼不解的目光中在手心上画上破魔符,然后再次施展降龙十八掌,对一个想偷偷溜走的吸血鬼长老轰去,那长老躲避不及,被一掌轰爆,身体化为灰烬消散在空中。

    陆淳注意到,刚才这只吸血鬼死亡死和他之前所杀的其他吸血鬼有所不同,他的骨骼中居然隐藏了一对蝠翼。

    可惜这个位面的吸血鬼只要死亡死亡,哪怕是肢体被断也会化为灰烬,否者陆淳真打算弄个标本回去给安布雷拉的生物科家研究一下。

    好在他们的血液离开体内不会化成灰烬,否者陆淳还真是白来一趟了。

    “查尔斯!”

    高天奴发出一声愤怒的咆哮,查尔斯是和他用一时期的吸血鬼,两人已经是数千年的好友了,眼见查尔斯就这样死在自己面前,让已经养尊处优无数岁月的高天奴也彻底愤怒了,背后的的衣服猛地裂开拱起,两团肉刺撑破衣服,皮肤下面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冲破出来一样。

    陆淳可不想节外生枝,这家伙明显在憋大招,他可不是那些非要等着对方憋出大招再玩命硬拼的2。

    画着破魔符的降龙十八掌轰出,直接将那家伙轰飞,可是却并没要他的命。

    “嗯?”

    陆淳疑惑的看看自己手掌,上面画的符咒居然已经消失了。

    “吼……”

    就在这时,已经变身完成的高天奴展开蝠翼,猛地一抖电射向陆淳,陆淳感觉到袭来的劲风,灵鳖步施展,飘身避开,收起血样的同事扣入两枚铜钱入指尖,弹指神通激射高天奴后心。

    变出双翼的高天奴速度大增,避开后心要害,只是被铜钱射穿蝠翼而已。

    蝠翼被铜钱射中,燃烧的小洞瞬息间被涌出大卫血水熄灭,破口蠕动出血液肉芽,将伤口愈合。

    “吼……”

    其他吸血鬼长老见状,也顾不得变出蝠翼后对他们血能的消耗了,纷纷发出痛苦的吼叫,开始变身,只有一个不善战斗,一千年多年来一直处理血族财政的吸血鬼浑身颤抖的躲在了墙角。

    陆淳一看这还了得,赶紧让分身从出来和他一起战斗,让陆淳没想到的是,刚才在陆淳分身大腿上趴着睡觉的丢丢见陆淳的分身这么慌张的出去,也一起跟了出来。

    出了祠堂秘境,丢丢顿时炸了毛,身体迎风便涨,化成一头巨型的白虎,一抓拍向从他面前飞过的一个血蝠长老,将其蝠翼碎裂,按倒在地,张开血盆大口将他的脖子咬住,虎头一摆,血蝠长老的脑袋被扯掉来下,化成飞灰消散……

    丢丢眼眼尖,见到化成飞灰的敌人身体处遗留下一粒赤红的血珠,响起当初吞了陆淳一个光亮珠子他那么大的反应,赶紧将这珠子吞入了腹空间中,然后扑向其他血蝠长老。

    丢丢貌似对这些血族有着天生的克制,冲入血族群中,犹如砍瓜切菜,轻松碾压,比起陆淳和他的分身灭杀起来更加轻松,而陆淳也在丢丢杀死第三只血蝠长老后,发现它都会在那些长老化为飞灰后,吸入一粒血红珠子吞入腹中。

    陆淳觉得有些奇怪,不知道那是什么,正好一个血蝠长老被分身踢飞向他,陆淳挺剑刺向这血蝠长老后心。

    桃木剑透体而过,好像击中一个坚硬的物体,将剑尖抵挡住,陆淳真气一吐,桃木剑前的阻碍退去,随即蝠翼长老化成飞灰,一股妖异红光带着狂暴的力量爆闪而出,席卷向陆淳,陆淳轻点地面飞身后退,同时以乾坤大挪移泄去冲击力。

    联想到刚才丢丢吞下的那颗红珠子和自己刚才刺进那血蝠长老后心时遇到的阻碍,陆淳知道,那红色主子一定在血族心脏只中。

    杀戮继续,除了高天奴和那会些武功的亚裔血蝠长老,已经躲在一旁不敢动手的那位血族长老,其他长老尽数被陆淳和丢丢杀死,陆淳的分身也被亚裔血蝠长老和另外两个长老自杀式攻击之下咬中脖子,破了法术,化为了一根扫把。

    “可恶的人类,我们到底和你们有什么仇?”自知今天难逃一死,高天奴发出悲凉的怒吼。

    陆淳手握金钱剑,桃木剑外壳已经在刚才的战斗中震碎射出,杀死一个血族长老而用掉了。看着高天奴,陆淳道:“之前在舞厅确实有些恩怨,不过我自己已经解决了,这次来只是想的道一些你们的血回去做研究而已。”

    “真的只是要我们的血而已?”

    找知道陆淳这么凶残,他们又何必为了一些血液和尊严和陆淳拼命,那东方血蝠长老已经打算做出让步了。

    陆淳微微摇头:“刚才确实如此,不过现在,我对你们的血核很感兴趣了。”

    “吼……”

    高天奴发出一声怒吼,再次展开蝠翼冲向陆淳,而那东方蝠翼长老也紧随而上,只是在陆淳举剑迎向他时,高天奴蝠翼一震,绕道而逃,让最后那名蝠翼长老拖住陆淳,为他争取逃跑时间。

    “吼!”

    一声震耳欲聋的虎啸响起,高天奴只感觉到一道白影在眼前闪过,然后面前一黑,刚刚感觉到脖子上传来一阵剧痛,他的意识就彻底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