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朋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位面手机 > 第二十章:还阳丹、天意
    ♂ .!“小子,我看这丫头对你一往情深,你又何苦拒人于千里之外。”

    甲元神刚才还一副杀神模样,见妖就砍,见鬼就杀,怎么这短短的一会,却又像是变了个人一般,开始管起别人的闲事,怂恿自己收了云绮梦。

    “前辈,所谓人鬼殊途,她是鬼,我是人,在一起怎么可能会有结果,纵然是有,他的真命天子也不是我,而是拥有至刚至阳命格的朱仲才是。”

    “噢?原来如此,魔狼老妖把你当成了那拥有至刚至阳命格的人,这才骗你来刺杀我,好狡猾,好恶毒的魔狼。”甲元神听闻陆淳所言,这才知道魔狼老妖居然敢来暗算自己,原来是打的这个主意。

    陆淳听出一些端倪,问道:“难道其中有什么隐情?为何那老妖就认定朱仲能杀死前辈呢?”

    甲元神道:“这也不是什么秘密,你随我来吧,听我慢慢道来。”

    见陆淳跟着甲元神要走,见云绮梦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呆在原地不知到是走是留,走的话能去哪里,那些逃走的妖怪回去一定会禀告姥姥,是陆淳救了她,如果回去,姥姥一定不会放过他。可是跟着陆淳,但他已经明确的说了人鬼殊途,不会跟她在一起的,一时呆在哪里不知所措,蹲下身子嘤嘤的哭泣起来,为自己的命苦感到绝望……

    陆淳听到哭声,回头看了他一眼,最终还是有些不忍,说道:“云姑娘别哭了,如果没地方去,暂时就跟着我吧。”

    云绮梦不动,越哭越伤心,陆淳叹口气,走到她身旁将她扶起,云绮梦这才擦了擦眼泪,让陆淳拖着她的手一起进了甲元道场。

    这甲元神和灯草和尚有得一比,说起话来也是滔滔不绝,看来又是个没有朋友,偶尔找到个人说话就停不下来的苦命人。

    好在甲元神说的也不是废话,从他的讲述中,陆淳得知原来这里果然是个小须弥秘境,乃是几百年前,一位得道高僧所画,用来关押他擒获的妖魔鬼怪,只是高僧慈悲,降伏了这些妖魔后却不忍将其诛杀,于是将他们通通关入这画壁之中,以期有朝一日,这些魔头能够幡然悔悟,届时他也算是功德一件。可是这些妖魔又岂是那么容易就教化得了的。直到高僧圆寂,都没有一头妖魔弃恶从善。

    好在高僧临死之前遇到一个本性不恶的小妖,知道自己大限将至,又恐自己死后画壁中的妖魔胡作非为,高僧点化小妖,为其铸金身,正神位,只要在这画壁之中,小妖就拥有不灭金身,妖魔鬼怪皆不能伤,并赐名为——甲元神。

    而拥有这一切的条件就是要永世镇守这画壁之中,虽然只是在这小须弥世界中的神位,更名甲元神的小妖依然十分珍惜,毕竟以他的天赋,想要修成大妖都不太可能,现在怎么说也算是镇守一方的神将了,因此不但履行了承诺镇守再次,而且还干的兢兢业业,经查巡视须沵魔界,打压群魔,让他们不能做大。

    只是也正因为他太过多管闲事,魔界大妖虽然奈何不了他,但是也从没放弃找机会灭了他。而拥有至刚至阳命格的朱仲,他的血就是克制这些妖魔鬼怪的最好武器。甲元神虽然拥有不灭金身,但是他毕竟也是妖修,被沾染了朱仲献血的武器斩到就会破去金身,到时就死路一条了。

    “原来如此,看来朱仲的血还正是个好东西,貌似比显形水还好用,我回去要不要抽他个一二……十管呢?”陆淳心里腹黑的想着。

    “对了前辈,既然你有不灭金身,那些妖魔鬼怪无法伤你,你何不干脆杀了他们一了百了。”陆淳问出心中疑虑。

    甲元神一听马上道:“当然不行,高僧尚且不杀他们,我又怎能无故屠杀他们。”

    陆淳心中腹诽,道:“可我看刚才你下手可没见留情啊。”

    甲元神理所当然的道:“那哪里一样,他们杀上门来,我那只是自保。”

    “行,你怎么说怎么好。”陆淳不愿与他纠结这些。

    “小子,我虽然不方便亲自动手,但我见你本事倒也不错,还有那能发出巨响的法器威力也还不错,不如你去帮我杀了那妖狼如何?”

    陆淳赶忙摆手道:“我哪行?您不是说那些妖怪都关在这里上百年了吗?我如何是他们对手,我看还是前辈自己动手更加保险。”

    甲元神道:“我都说了我不方便动手,你也别跟我装了,我看得出来你的本事不止于此。”

    陆淳为难的道:“就算我真有本事,也不能没事就和人拼命玩吧!我可没有你那不死之身的本事呢。再说了,差人办事,没有好处,你也好意思开口。”

    尽管陆淳最后一句只是他小声嘀咕,但是甲元神还是听了个真切,瞪了陆淳一眼,呵斥一声:“小子,你说什么?”

    陆淳讪讪笑道:“没什么,小子来之前吃坏了肚子,放了个屁,您老不要见怪。”

    甲元神冷一声,道:“少来这套,差你办事,本座自然不会亏待与你。不如这样,你替我宰了那魔狼老妖,我送你一粒还阳丹。”

    陆淳虽然不知道这还阳但是什么东西,但听名字也知道是好东西,但嘴上还是说道:“还阳丹?什么东西,能让死人还阳的吗?我又不是死人,要这个有什么用?”

    甲元神没好气的道:“小子,你说什么?你可不要不知好歹,你可知这还阳丹是魔界多少鬼魂梦寐以求的宝物吗?只要服下这还阳丹,纵使离开了这画壁魔界,百年内也不用担心魂魄消散,如果在百年内找到一具合适的肉身附体,马上就能死而复生……”

    “前辈,我说了,我又不是死人或鬼魂,这东西虽然珍贵,可是与我又有何用?”纵使甲元神说的天花乱坠,陆淳却也不为所动。

    陆淳虽然不动心,但是云绮梦却是极为渴望,轻唤一声:“公子……”看着陆淳的眼中满是期待。

    陆淳与云绮梦对视了片刻,终于还是叹了口气,说道:“也罢,我就去试试看吧,不过我话先说在前头,我不一定杀得了他。”

    “多谢公子,无论事情能否成功,绮梦都愿奉公子为主,终生做牛做马,伺候公子。”云绮梦激动的道。

    陆淳摆摆手:“行了,我去试试看吧。前辈,不知那老妖可有什么厉害法术或法宝,我与她战斗,又要注意些什么呢?”

    甲元神道:“据我所知,那老妖并无厉害法宝,只是被关在这魔界之中也有数百年了,加上高僧抓她回来前已经修行百年,怕是得有千年的修为,你与他对战,切不可与她硬碰硬。”

    “什么?千年修为?”

    陆淳一听这话立马大叫起来,已经开始打起了退堂鼓,自己内力也才30年左右,如何拼得过那千年老妖,就算对方能被显形水短暂的压制一半修为,那也还有五百年的功力,自己还打个屁啊。

    见陆淳打起退堂鼓,甲元神道:“小兄弟不要害怕,那魔头并没你想象的那么可怕,你看这个小鬼(绮梦)也有接近两百年修为,你看他能有多强?再说了,我看你那法器可是相当厉害,说到底魔狼老妖也还是肉体凡胎,被你的法器打到,他也只有死路一条。”

    陆淳将信将疑:“真是这样?”

    甲元神非常肯定的点头:“是。”

    云绮梦也道:“就算姥姥,也会被刀剑所伤的。”

    陆淳这才放心,只要能被刀剑所伤,那自己的子弹就能要了她的小命,有句话怎么说的——功夫再好,一枪料倒。自己就去会会这个千年老妖怪吧。

    ……

    得知陆淳要去铲除老妖,醒来后的玉梦和春梦在绮梦的劝说下也答应一起前来出一份力,这么多年来,她们也已经受够了老妖的空着折磨,既然姐姐已经决心和老妖拼命,这么多年的姐妹,她们也决定和姐姐共同进退。

    四人一起回到老妖府邸,不知道是陆淳运气太好,还是朱仲运气太差,刚入画壁没多久就被迫呢魔狼姥姥拼起命来……

    原来昨天朱仲恳求灯草和尚不果,他就开始死缠烂打的跟着灯草和尚,烦了他整整一晚,灯草和尚终于还是无法忍受,借出“法****和谐)帮他进入了画壁之中。

    恰在这时魔狼姥姥损兵折将而回,听到属下禀报,说是又有个从人间界进来的侠士要找画中仙子,魔狼姥姥顿时将火气撒在了朱仲身上,朱仲又怎么可能引颈受戮,拔剑与魔狼姥姥大战起来。

    以朱仲的微末功夫又如何是魔狼姥姥对手,短短几招,就被魔狼姥姥一掌印在胸口,被拍的狂喷鲜血。

    就在姥姥乘胜追击,上前一把就要拍碎朱仲脑袋之时,朱仲本能的挥剑斩了过去。

    原本魔狼姥姥和他交过手,知道他的功力太浅,挥出的剑根本无法伤到自己,直接运起妖气就要把剑击飞,可是这次却与之前几次不同,沾染了朱仲鲜血的长剑犹如突然变成了神兵利器,一剑竟然将魔狼姥姥的半截手掌斩断,魔狼姥姥发出一声凄厉和愤怒的惨叫。

    刚刚赶到的陆淳四人,正好听到这声惨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