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朋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位面手机 > 第一百四十三章:任婷婷之死
    ♂ .!第143章【第二版本】

    (纠结了好久,最后还是选择用第二版的,为此还放弃了三章斗风水师的章节,唉……)

    陆淳买下的这间住宅不大,南北形长、东西狭窄,长而方正,很常见的老式住宅,风水里认为,住在这样的房子里,家中必出富贵子孙。

    当然,陆淳当初买房子可没想这么多,他也还没跟师傅到风水堪舆这一块,之所以选中这套房子,无非因为它离义庄比较近而已。

    把东西先放到宅子里,陆淳建议回去师傅那吃了晚饭再叫上秋生和文才一起过来收拾,人多收起起来也快。

    对于陆淳的话,任婷婷当然不会拒绝。

    只是陆淳他们刚走不久,之前在任府附近见过的那白发老头又出现了,看了看面前这座宅子,露出冷笑……

    ……

    直到任婷婷和陆淳把饭菜摆上桌,也没见秋生回来,九叔抱怨了一句:“叫他办点事就出去偷懒,这么晚了也不回,我们不等他了,先吃吧。”

    吃饭的时候,陆淳跟九叔提起任婷婷搬家的事,九叔看了看任婷婷,道:“我看你气色也不太好,换个环境也好,一会我给你画张定神符,你睡觉大卫时候把它放在枕头底下,应该就不会再做噩梦了。”

    “谢谢九叔。”任婷婷赶紧道谢。

    陆淳对文才道:“文才,吃完饭你和我们一起去新宅子帮忙收拾一下。”

    “哦……”

    陆淳三人吃过晚饭回到新宅,刚一进门,任婷婷就打了个哆嗦。

    陆淳问道:“怎么,冷吗?”

    任婷婷道:“好像是有一些。”

    陆淳笑道:“一会进去先加件衣服吧,天晚了有寒气,可不要着凉了。”

    “谢谢你陆大哥。”

    “喂,你们两个要是再这么肉麻,我可就先回去了,免得在这给你们当电灯泡。”文才在一旁苦着脸说道,不过他本来就长着一副哭丧脸就是了。

    陆淳道:“废什么话,还不把棉絮床单都包进去。”

    “哦。”陆淳眼睛一瞪,文才还哪敢废话,赶紧照做,只是一边往里走,一边小声的嘀咕道:“奇怪了,我也感觉有些冷了。”

    陆淳和任婷婷都没在意,一起动手收拾起房间来。

    一个时辰后,房子收拾的差不多了,那乡绅每周都派人过来达到,也并没有多赃。

    “师兄,我看也没什么要弄的了,要不我们先回去吧,我穿的太少,有些冷了。”文才说道。

    陆淳对任婷婷道:“那婷婷,我们就先走了,你一个人没问题吧?”

    任婷婷露出为难之色,道:“陆大哥,你能不能多陪我一会,刚搬到一个陌生大卫地方,我一个人还有些怕的。”

    陆淳道:“这样啊……文才,你先回去吧,我今晚就在这里陪婷婷好了。”

    文才吓了一跳:“哇,师兄,你不是吧,孤男寡女的,这样多不方便,要不我也留下来陪你们吧?”

    陆淳恨不得抽这丫的,道:“要你陪什么呀,你不是冷吗,快回去加衣服去。”

    文才道:“没事,我一会上床盖上被子就不冷了。”

    “你……”

    “陆大哥,就让文才留下来吧,反正有两间厢房,也睡得下。”任婷婷有些面红的说道,如果文才就那么走了也就算了,他既然不想走,如果陆淳硬要把他赶走,还真让人误会他们想干什么一样。

    陆淳没办法,只得向文才投去一个回头再收拾你的眼神,和任婷婷一起先去收拾厢房,原本他们打算回去,厢房里并没有铺上被褥。

    夜晚,任婷婷说太冷了,她想先睡了,陆淳也就回来厢房,因为被褥不够,他和文才睡在一个屋,可是文才睡觉不老实,老往他这边挤,陆淳不胜其烦,干脆不睡觉了,起来打坐修炼起来。

    精神力……或者称之为九叔口中的法力,是运用和控制道术的基本条件,同一种法术或符咒,当然是法力高深的施展出来的才更加厉害。

    以前的陆淳,除了在《田禹治》位面呆的那半年疯狂的修炼了一段时间的法力,但是后来除非法力剧烈消耗过后他才会打坐修炼回来,否者他一直都是等着法力自己慢慢恢复,根本不会刻意去修炼,他只是觉得够使用他现在所会的一些道法就可以了,他也从来没把自己当成一个修道之人,可是自从跟着九叔习后,他才认识到什么是道,什么是法,道的博大精深,一直都以内力和武功为主要攻击手段的陆淳,终于还是决定将以后的修炼方向放在修道之上。

    一夜无话,陆淳从入定中睁开双目,见一旁的文才将杯子裹得紧紧的,还在睡觉,微微摇头,拍了拍被子叫他起来,可是文才却只哼了哼,动也没动。

    陆淳揭开被子一看,文才脸色惨白,嘴唇发紫,气息变得极为微弱。

    陆淳心中一惊,试着唤醒文才,可是他却没有丝毫反应。

    陆淳赶紧将手贴上文才后心,一股真气缓缓送入,收到九阳真气的滋养,文才幽幽转醒但是依然十分虚弱。

    “师……师兄,我……好冷啊……”

    “这是怎么回事?”陆淳不知道怎么回事可是再次听到陆淳叫冷,陆淳心中一惊,昨天任婷婷也说了好几次好冷,看到文才这种情况,陆淳心中顿时升起一种不详预感。

    取出一粒得自黄药师的九花玉露丸,也不管对不对症,先给文才塞下去一颗,陆淳赶紧冲出厢房,飞身到任婷婷房前,直接开房门而入……

    陆淳撞开房门那么大的动静,居然没有将任婷婷惊醒,心中一紧,陆淳也顾不得许多,上前拉开任婷婷被子,只见任婷婷脸色比文才更加难看,一探鼻息,居然已经没了呼吸。

    “怎么会这样?”

    陆淳心中大惊,赶紧给她做起了心肺复述,按压心脏的同时还会给她送入一丝真气,可是努力的半天,依然没能救回任婷婷性命……

    “啊……”

    陆淳发出一声悲愤的怒吼,喊声过后,陆淳咬咬牙,将任婷婷尸身用被子裹了,带上文才,展开轻功回了义庄。

    “师傅出事了。”

    撞开义庄大门,陆淳高声呼喊九叔。

    九叔出来看到这副情景,赶紧道:“除了什么事?”

    陆淳将任婷婷尸身放在床上,将文才放在地上盘坐,自己也坐在他身后双手抵住其背心为他运功疗伤。

    陆淳一边给文才疗伤,一边悲声道:“师傅,昨天我们去婷婷的新家,他们一进屋就都说冷,我们当时也没在意,谁知今天一早,我就发现文才变成了这副样子,而婷婷已经……”

    九叔一惊,赶紧去看床上的任婷婷,果然已经没了气息,文才正被疗伤,他也不能查看,只得对着任婷婷尸身说了一声:“得罪了。”开始检查任婷婷尸体。

    习惯性的先看她脖子看了看,并不是僵尸咬的,然后扒开眼皮,见其双目布满血丝,通红的快滴出血来,再关其脸色,以及陆淳刚才的叙述,九叔眉头深皱,说道:“好歹毒的手段,这是被人施了邪术,煞气入体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