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朋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位面手机 > 第十八章:云绮梦
    ♂ .!“公子,你该不会是不举吧?!”

    红衣女子的一句话几乎让陆淳暴走,这女人如此挑逗陆淳,要不是担心被她吸成人干,陆淳早把她就地正法了。

    搂住红衣女子纵身到床边坐下,将女子搂入怀中,使她****紧贴自己,让她能感觉到自己的火热,双手狠狠地揉了几把,说道:“废话少说,快说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故意引我到此?”

    女人见陆淳是真没碰自己的打算,楚楚可怜的道“朱公子,你是嫌弃奴婢吗?”

    陆淳微微一愣,难道她把自己当成朱仲,她真正要勾引的是朱仲,可是因为自己的介入使得剧情发生改变,朱仲并没能进来,反倒是自己的到来让她认错了人。联想到刚才在破庙中朱仲被雷劈却毫发无伤的场景,想来这女人是图谋朱仲至阳至刚的命格了,至于到底有什么目的,他却猜不出来。

    于是陆淳将计就计,说道:“你怎么知道我姓朱啊?”

    虽然在问话,手上的小动作却并没有停下的打算。

    “我姓云,叫绮梦。我爹是个出名的易数大家,能够占卜到过去未来,他替我算过命,说我十七岁那一年会遇到一个劫数……”

    云绮梦说着嘤嘤的抽泣起来,她说的伤心,陆淳却是在心中腹诽,全因他心中的绮梦永远也只有《赌圣》里的张敏,只有她才能……也才配叫绮梦这个名字,光这个名字,云绮梦就在陆淳心中的评分变成负数了,手上的小动作也终于停了下来。

    将云绮梦从自己腿上抱了下来,陆淳眼中赤热退去,说道:“云姑娘先不要哭,有什么事尽可以对我说,如果能帮的在下绝不会袖手。”

    既然顶替了朱仲的位子来到了这里,陆淳尽量让自己以朱仲的方式应对,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云绮梦收起哭声,继续说道:“他说我在劫数之后,暂时寄居在阴间,直到遇到你,嫁给你为妻……”说道这里,云绮梦抬眼看了看陆淳,见他没有流露出害怕的神情,这才继续说道:“阿爹说我阳寿未尽,嫁给你之后,可以借助你的阳气带我从返人间……”

    云绮梦说完,眼中泪水盈盈,一脸期待的等着陆淳的回答。

    陆淳心想,原来是这么回事,朱仲乃是至刚至阳的身体,借点阳气给这女鬼祝其还阳也不是不可能。按照之前朱仲的表现来看,要是刚才进来的是他,绝对会经不住诱惑和这女鬼行那好事,完事后她再将刚才的一番话说出,朱仲一定会二话不说的答应,别说只是借点阳气,怕是直接要他的命他都愿意……

    难道这个位面真的只是聊斋系列里的一个侠客和女鬼的爱情故事?如果真的只是这样,那陆淳再装下去也没有意义了,干脆道出实情,出去带朱仲进来救救这女鬼得了,怎么说自己也在人家身上占了点便宜的,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正要道出实情,陆淳又想到灯草和尚言辞凿凿说这里是个极为危险的地方,进入其中会有生命危险,可是照现在的情况看,就算是朱仲进来,也只会经历一番风流,哪里有半点凶险?

    难道这女人还有什么瞒着自己?

    陆淳想到这里,却没急着说出事情,暂且看看后面还有没什么事情发生视情况应对,如果事情真的只是这么简单,陆淳现在先答应了,再带朱仲回来救人也没什么,如果另有波折,他就要视情况而定了。

    “姑娘放心,救人一命更胜七级浮屠,这事我答应了。”

    见陆淳答应,云绮梦眼中满是感激,再次动情,投入陆淳怀中……

    陆淳虽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是朋友妻不可戏,尽管他和朱仲也仅仅是刚认识,还算不得朋友,但是毕竟相识一场,自己要是冒着他的名头把他的妞上了,那也未免太过下作,陆淳自问做不出来。

    至于刚才过足了手瘾……那不是不知者无罪吗?

    “云姑娘,能跟我说说这里是哪里吗?我进来之前,可有人告诉我这是个凶险之地,进来会有生命危险,可是现在,除了看到一个会迷死人的小妖精,我好像并没看到什么危险啊?”陆淳岔开话题问道。

    云绮梦一愣,悠悠说道:“这里是魔界,妖魔鬼怪横行,但是只要不离开这座府邸还是很安全的,姥姥法力高强,寻常妖魔不敢轻易招惹。”

    陆淳心中一凛,原来这府中还有个老妖怪,看来事情绝不像这女人说的如此简单。

    隔壁房间,一直通过墙上的小孔偷看他们的春梦和玉梦见二人迟迟没有成就好事,玉梦干脆前去通知了姥姥,并告诉姥姥这个朱侠士定力过人,迟迟没有和姐姐成就好事。

    “哦?还有这种事,带我亲自去会会这个朱仲。你去通知他们,今晚我要设宴好好的款待贵客。”

    “是,姥姥……”

    ……

    得知姥姥要宴请自己,陆淳并没有拒绝,只是借口上茅房,偷偷从背后的画筒中取出“晓晨亭园图”,从中取出师兄田禹治送他的符咒放入腰侧的符袋之中,能削减鬼怪实力的显形药水也拿出了两管,做好随时开战的准备。

    宴会上,姥姥唤来舞姬助兴,府邸的绝色佳人也全部唤来作陪,显得无比重视。

    “朱公子远道而来,我敬你一杯,当时替你洗尘呀!”姥姥坐在上首,含笑对陆淳举杯。

    陆淳也将酒杯举起,含笑答应:“多谢。”

    姥姥敬酒之后,春梦和玉梦也过来敬酒,直唤陆淳姐夫,又是起哄让他和姐姐喝交杯,又是撒娇,总之是变着法的灌陆淳喝酒,陆淳盛情难却,来者不拒。

    又过了一会,姥姥再次端着酒杯过来,说道:“朱公子,今日之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我再敬你一边。”

    “好。”陆淳也不拒绝,就要和姥姥碰杯。

    云绮梦却说道:“姥姥,我怕相公不胜酒力,不如让我帮他喝吧。”

    姥姥微微蹙眉,心中不悦。

    玉梦赶紧道:“不行,是姥姥敬姐夫的,没理由让姐姐代饮啊。”

    陆淳也道:“是啊,姥姥一番心意,我当然要喝。”

    陆淳说完举杯一饮而尽,姥姥这次露出满意的笑容,说道:“我也有些酒意了,先回房休息去了,绮梦、春梦、玉梦,你们好好招待自朱公子。”

    陆淳道:“多谢姥姥,您请自便。”

    姥姥走后,两个小丫头又将陆淳拉到桌边,不停的为其斟酒,一旁的绮梦心神有些不宁,想要阻止陆淳,确又不敢。陆淳将三人神色看在眼里,又如何看不出她们是在灌自己酒,既然他们想灌醉自己,自己干脆将计就计……

    正要装作不胜酒力躺下,脑袋还真的阵阵发晕,这最后一杯酒里视乎被下了药。

    正在此时,大厅木门被撞破,一道人影破门而入,身穿一身金甲,满脸虬须,手持双刃巨斧大开杀戒……

    陆淳想要动手,却被玉梦、春梦两姐妹拉住后退绮梦则上前阻挡,可是根本不是金甲大汉一合之敌,一斧被拍到的撞到墙壁,当即晕迷。

    金甲大汉又是一掌将云梦也拍晕过去,春梦想跑,却被他一把抓住,轻纱长裙被一把扯烂,这金甲大汉尽然对陆淳不管不顾,淫笑着走向春梦,就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血泊之中,将他按倒姦污,一个不够尽然连续“间赢”数女,在陆淳晕迷前,金甲大汉正哈哈大笑着抱起了绮梦……

    “这‘塌麻’绝逼不是什么正经影视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