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朋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位面手机 > 第十六章:灯草和尚
    ♂ .!反正也是随机传送,也不用做什么准备,换上《异灵灵异》位面带回来的特制衣服鞋子,后腰的枪套里插入改装的噬魂枪,腋下的枪套里装入福克斯改装后的沙漠之鹰,背上依然背着他的铝合金画筒,陆淳就开始了他的第五次位面穿越之旅……

    这次穿越到的位面是晚上,而且身处一处荒山野岭中,打量四周,见不远处有亮光,陆淳举步行去。

    随着接近,陆淳听到打斗之声,举目看去,原来现在穿越到了一个以中国古代为背景的位面,几个大汉正在围攻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男的陆淳虽然叫不出名字,但是却很眼熟,经常能在香港影视剧里看到,算是一个黄金配角,女的就完全不认识了。

    根据以往几次的经验,位面手机都会将他传送到故事情节刚刚展开的时候,让他出现在主角附近。既然现在看到这两人,想来应该是这个位面的男女主角了。

    既然没看过这部电影,也没打算在这多待,但也要耗到时间到了才能回去,就陪他们玩玩吧。

    陆淳走上前去,正要出手帮他们解决那几个大汉的纠缠,两人却是抓住一个空挡逃出了酒棚,与陆淳插身而过。

    陆淳苦笑的摇了摇头,就要跟着两人离开,那几个大汉见肥羊跑了,陆淳又挡了他们的道,领头追出的那人将气撒在了陆淳身上,举刀就向陆淳劈下,这是直接要取陆淳性命。

    陆淳目光一凝,自己虽然不是嗜杀之人,但是如果有人想要他的命,那他自然也不会手下留情。

    脚下轻轻一点,飘身后退的同时掏出腋下的沙漠之鹰,一枪就将这络腮胡大汉的心口轰出一道血洞,巨大的冲击力将他的尸体也带着向后飞去,将后面跟上来的两个恶霸撞翻在地。

    “鬼呀……”

    枪声在寂静的夜晚如同打雷一般,吓得这群人心惊胆寒,再看到大汉胸口还在往外趟着鲜血的血动,不知道谁先大叫了一声,其他人也跟着大叫着逃走了。

    “死有余辜。”

    对于这总视人命如草芥的恶徒,陆淳杀他们一点心里负担也没有,在《刺客联盟》时,福克斯已经跟他灌输了无数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的价值观,陆淳也深以为然。

    小小的插曲之后,陆淳施展开佛飞,很快就追上二人,但是他并没有急着献身出来,而是凌空注视着他们。

    两人一直跑了近半个时辰,隐约能看到前面有座破庙,那女扮男装的女子已经跑不动了,娇喘着道:“朱仲,我跑不动了,我们去前面那破庙休息一晚吧,他们应该不会追来了。”

    朱仲看了眼身后,说道:“也好。”

    陆淳见二人要进入前面那寺庙,身在空中的他微微提速,向破庙飞去,打算先在那里等候他们,做成他们不期而遇的样子。

    陆淳降落在破面门前,看了看二人赶来的方向一眼,转身先进了破庙。

    刚一进门就看到一幕奇怪的画面,一条野狗趴在地上盯着一个只有指头大小的小人,小人吓得倒在地上瑟瑟发抖,生怕野狗一口咬下。

    见陆淳进来,小人赶紧大叫道:“这位小兄弟,麻烦你帮我把这条野狗赶走吧,拜托,拜托了。”

    陆淳感觉挺有意思,难道这里不是低武位面,而是仙侠位面?

    心里想着,已经随手一掌打出一记七旋斩将野狗驱走,走到小人身前蹲下身体,问道:“你是什么人呀,这么只有如此大小?”

    小人却不答他,慌忙道:“这位施主,麻烦你快把我放到那油灯哪里,快点,麻烦你了。”

    陆淳见他如此着急的样子,也没有多想,伸手将小人轻轻握在手中,将他放在了他所指的一盏油灯旁。

    油灯即将燃尽,火星都开始摇曳起来。

    小人谢过陆淳,让他赶紧退后一些,此时他脚下突然燃气火焰,吓得他不敢再耽误时间,拍灭了火焰,赶紧爬上了油灯。

    只见小人盘坐于有灯边缘,开始念诵法诀,一道白雾升起,小人随着升起的白雾一同变大,白雾散去,出现在陆淳面前的是一个相貌丑陋,长发却秃顶的怪和尚。

    陆淳看清他面貌,心想怎么是他,这和尚的扮演者他熟悉的很,大傻——成奎安。

    “你是……大傻?”陆淳一不小把心中所想说了出来。

    和尚不知道这位施主干嘛说自己傻,但是以前他经常被人骂傻子、丑八怪,他也习惯了,宣了声佛号,说道:“阿弥陀佛,贫僧灯草大师,不知施展如何称呼。”

    陆淳道:“在下陆淳,见过灯草大师,对了大师,你那变大变小的法门真是奇特,不知如何做到的。”

    灯草和尚道:“哦,我自小出家,专门看守燃灯阁,日夜对着油灯,令人发闷,又没人跟我说话,自己一个人,有事唯有对油灯诉苦。有次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做梦,灯居然跟我说话,他教我念经文,我就会缩小,不过在还原之前,油灯如果灭了,他说我就会天火焚身,灯尽人死。”

    “原来如此。”

    原本陆淳还想习这自由变化大小的功夫,可是居然有这么大的弊端,不也罢。

    这时,朱仲和他未婚妻柳丝丝也进入了破庙,柳丝丝突见一个相貌丑陋,一个着装怪异的男子,吓了一跳,惊叫道:“妖怪呀。”

    朱仲也拔剑而出,直指二人。

    灯草和尚上前道:“阿弥陀佛,我们怎么会是妖怪,我是和尚。”

    朱仲见他怪异相貌和打扮,有些不信:“你是和尚?”

    灯草和尚也知道自己难看,经常被人误会,说道:“施主怎可以貌取人,信佛在乎于心,表面的区区小节施主由何必执着呢我认为,做人最重要的是……”

    这和尚看来真的极少和人说话,一说起话来就滔滔不绝,直到天上响起一声闷雷才将他打断,这才询问起对方姓名来意。

    朱仲拱手道:“小弟姓朱名仲,这位是刘……”

    还没等朱仲介绍完自己,柳丝丝拉住他打断道:“……夏慧。”

    灯草和尚道:“原来是朱公子和刘公子,不知道这么晚来此有何贵干?”

    朱仲道:“大师不用多礼,叫我们名字就可以了,我和刘兄途经此地,此时天色已晚,我们想在这借宿一宿,不知方不方便。”

    灯草和尚相貌虽丑,人却极好,说道:“没什么不方便的,只是破庙简陋,又年久失修,两位不嫌弃的话,自己找间能遮风躲雨的屋舍歇息吧。”

    “多谢大师。对了,这位兄弟如何称呼。”朱仲谢过灯草和尚,对陆淳拱手道。

    陆淳拱手还礼:“小弟陆淳,和朱兄一样,也是前来借宿的。”

    刚才跑了那么久,柳丝丝只感到浑身被汗湿透,衣服沾在身上极为难受,说道:“我去换件衣服,你们先聊吧。”

    灯草难得遇到人陪他说话,拉着陆淳和朱仲在院中坐下说话,一说起话来又是没完没了,这时天空中一道闪电劈下,陆淳心中警兆升起时已经来不及躲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