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朋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位面手机 > 第一百三十章:拼命
    ♂ .!就在陆淳龙爪手要吐力掐断其脖子的同时,阴鸷青年身形猛地暴涨,变成一个浑身充满着邪恶气息的巨大人影,在场之人无不震惊和充满恐惧,这哪里还是人类……更本就是一个正在的盖世魔神……

    一些心智不坚的人甚至已经吓的跪倒在地,祈求魔神大人的宽恕。

    陆淳也是心惊胆寒,这TM的居然是须佐能乎,这个变态居然在火影位面的道了万花筒写轮眼,那自己还玩个屁,不死死定了吗?

    变身成须佐能乎的阴鸷青年冷笑着说道:“把我逼到这份上,你也死而无憾了,放心,我会好好利用你的虚空碎片的。”

    说着大手铺天盖地的拍下,真有如来佛祖镇压孙悟空那般毁天灭地的其实,陆淳连续几个移行施展,却还无法逃出须佐能乎那只巨大的手掌,轰隆一声,整个人被拍扁在地……

    须佐能乎手掌抬起,却见他巴掌之下,一道符咒幻化成人,陆淳身形出现,猛地喷出一口鲜血。

    刚才虽然及时化成符咒躲过了这致命一击,但是依然被那恐怖的力量震的浑身骨骼尽碎,内脏也是伤势极重,已经彻底的失去了抵抗能力,就算这时候他想取出位面手机逃命也无法做到了。

    【哈哈……你就只有这些手段吗?】巨大的须佐能乎说话就如打雷一般,震的在场之人耳膜声疼。

    将死狗般躺在地上的陆淳拎在手上拿到自己面前,阴鸷青年道:【既然你要死了我就将你的虚空碎片给你的女人吧,那他成为我的傀儡,供我玩乐,杀死你后再玩弄你的女人,想想都让人感觉兴奋呢!哈哈……】

    精神力锁定赵敏,将她擒拿到手心之中,邪笑道:【算你走运,能跟随我给无尽的位面带去恐惧和毁灭,是不是很兴奋呀。】

    “你这个魔鬼,就算是死,我也不会让你如愿的。”

    赵敏咬牙喝骂,然后一掌拍在自己额头之上,尽是自绝也不愿被这恶魔玩弄。

    【愚蠢的女人,既然要死,就让你死的更加彻底吧。】

    须佐能乎甩手一丢,将赵敏砸向地面,而他砸去的方向,正是冲着张无忌那边而去,要在砸毁赵敏身体的同时,将张无忌也一并砸死。

    面对炮弹般砸向自己的赵敏,张无忌瞳孔剧缩,全力施展乾坤大挪移和太极,将赵敏身体接住泄去力道,虽然依然被撞的在地上翻滚出老远,但却免去了双双被砸成肉泥的命运……

    “&*%#$@¥……”

    陆淳虚弱的念出咒语,原本准备一脚踩扁张无忌的须佐能乎突然感觉不太对劲,脖子上传来一阵阵刺痛感觉,伸手一摸,一股黑色的血液正从脖子里喷涌而出……

    【你对我做了什么?】看着手心中奄奄一息,嘴里却在念着什么的的陆淳,阴鸷青年的万花筒写轮眼中居然露出恐惧之色,他感觉他的脖子正在被一股神秘的力量切割着无论他如何运起力量都无法抵挡……

    死亡的恐惧感袭上心头,须佐能乎猛地将陆淳抛飞出去,要讲这给知己带来死亡感觉的家伙丢的离知己越远越好,可是眼看陆淳已经消失在天际,那些脖子上传来的割裂感却并没有消失……

    【不,你对我做了什么……】须佐能乎变得疯狂,他感觉到自己的脖子就快要断了,疯狂的开始攻击者眼前的一切……

    张三丰等人赶紧四散而逃,张无忌临走时仅仅犹豫了一瞬间,就讲赵敏的尸体也一起带上,毕竟是大哥喜欢的女人,能之内,起码也要给她留个全尸吧。

    天空中翻滚着的陆淳停止念动咒语,他的脖子也快断了,使出浑身最后一丝力气,陆淳的手碰到了一张符咒,奋力抽出,符咒立刻化成他的分身,分身紧紧将本体抱住,一手伸入本体怀中,取出祠堂秘籍进入其中,将本体收进空间秘境,放入康复液中修复断裂大卫脖子,同时取出绿魔滑板,操控着绿魔滑板飞翔在空中。

    须佐能乎感觉到陆淳的远离并没让他的脖子停止断裂,拔腿飞奔而来,要将还有一口气的陆淳擒拿,逼他解除对自己做的手脚……

    尽管陆淳使用了符咒分身,可是他本身的精神力实在消耗巨大,根本不足矣让他支撑太久,而且因为进入了康复液,康复液中的安定成分让他大脑渐渐陷入晕迷,一旦真的晕过去,外面的分身也势必崩溃,眼见须能左乎追来,他唯有全力催动着绿魔滑板远遁,同时快速念动起断颈的咒语……

    【你给我站住,给我……啊……不,我不要……】

    随着佐能乎极速的移动间,阴鸷青年突然感觉到视线中的景象一阵乱变,原来是脖子已经彻底断裂,庞大的身躯已经在五里之外,脖子却还在空中翻滚落下,随着落下的同时脑袋和身体都越变越小,掉落在地摔成一团肉泥……

    巨大的手掌在抓住自己的前一刻缩小瓦解,陆淳惊出一身冷汗,原本晕晕欲睡的大脑也瞬间清醒了几分。

    超控着绿魔滑板兜了个圈找到阴鸷青年变成肉泥大卫脑袋,之间上面虚空悬浮着一个弹珠般大小的光点,有过一次经历的陆淳赶紧下去将之收取,可惜这阴鸷青年的脑袋已经变成一团烂肉,否者以他的强大,恐怕能练出不少生命精华。

    倦意袭来,陆淳赶紧将绿魔滑板停下,顾不得那么多,将祠堂秘籍的画卷塞入绿魔滑板之中,身体就崩出一团白雾,变身了一只扫帚……

    ……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陆淳缓缓睁开双眼,从康复液中爬了出来,将身上大卫蜡块出去,陆淳摸了摸脖子,暂时是接驳上去了,不过有过经验的的他知道,要不了多久,这脖子有得掉,看来又要去麻烦一下天冠师傅了。

    好在刚才分身将本体放入康复液中之前将符咒袋扯了下来,否者现在没有符咒可用,那可是极为麻烦的。

    换了身衣服,陆淳取出一道符咒化出分身,本体留在秘境之中,分身出去驾驶着绿魔滑板向武当山飞去,离开之前,他还要去看看义弟他们有没有事。

    刚飞出不远,他又响起那阴鸷青年身上那个装着封印卷轴的袋子,就算从再高的地方摔下,卷轴应该也不会摔烂的吧。

    回去寻找一圈,只找到一些尸体残害,和零碎的几个卷轴,其中大部分还都被野兽撕咬的残破不堪,怕是不能用了。

    回想着阴鸷青年当初打开卷轴时结出的手印和咒语,尝试以精神力和真气催动,都没有效果,干脆试试自己的封印入画和释放封印的法门,没想到却是成功了,可惜对那些破损的卷轴无用,而且成功释放出封印物品后的卷轴也直接爆裂,无法再次使用。

    完好的三个卷轴中,其中一个释放出一个女性造型的钢铁战衣,另两个里面的封印的居然是一个摆满各种美酒的酒柜和一张巨大的水床……

    “真TM变态。”

    陆淳随手将那水床毁去,酒柜和钢铁战衣倒是能够留下。

    正要将钢铁战衣收入酒柜,钢铁战衣里却传来一阵呜呜声。

    陆淳感觉奇怪,将钢铁战衣面罩拿下,陆淳惊喜神色,原本以为已经遇害的小昭居然被那阴鸷青年关在这具女性钢铁战衣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