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朋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位面手机 > 第十二章:修道、暧昧
    ♂ .!就这样,陆淳开始跟着天冠大师道,赶着成道术回去接老婆的他修行起来可比田禹治用心的多,加上他超感状态下的惊人习速度,很快就掌握了道术的基本运用,对这个世界的道术也有了一定的认知。

    这个位面的道术主要是以精神力为主,也注重对气的吸收和修炼,动用道术时跟多的是消耗精神力,吐纳练气的法门甚至不如他修炼的如来神掌心法,没有太多真气的滋养,这个位面的道士除了极少生病,身体素质比普通江湖人物也强不了多少。

    陆淳玩命的修炼精神力,天冠大师和田禹治、楚灵儿则是被陆淳的枪械吸引住了,特别是田禹治,对这种不用刻苦修炼就能造成巨大破坏力的“法宝”极为喜爱,缠着陆淳送了他一把,当然,条件是他将自己的符咒术交给陆淳,并按照一颗子弹一张符咒的兑换比例换来了大把符咒。

    陆淳这次来也只带了四只手枪和各三个弹夹,福克斯特意为自己改装的两把沙漠之鹰是不能送人的,另外两把M1911一把交换给了田禹治,一支则是孝敬给了师傅,在得知那被称作子弹的东西用完后这法器就无法激发了,师徒二人各自打完一个弹夹过了瘾后就舍不得在乱用了。对于其他人都有,偏偏没有自己的份,楚灵儿显得极为郁闷,但是没办法,福克斯送他的这两支枪是不能随便送人的。但是看楚灵儿那可怜巴巴的样子,陆淳终于还是不忍心,答应以后会天朝,回来时一定跟他也带一只来,楚灵儿这才转忧为喜,对陆淳比田禹治还更加亲近了。

    时光飞逝,转眼半年时间过去,与隔三差五找借口出去开小差,就算留在画境也不认真修炼的田禹治相比,陆淳的进步可谓突飞猛进,短短半年时间,单单精神力的强度方面,已经与田禹治不相伯仲了。

    除了修炼精神力,天冠大师泼墨成境的功夫也是他重点习的,直到今天,他终于画出一副能收人入内的水墨画了。

    泼墨成境的手段可并没有田禹治当初说的那么容易,要达到他们现在所居住的画境世界这种画卷,就连天冠大师这么多年来也仅仅画出一副,也就是他们现在住的这副。如果只是这种能将人封印其中的画卷到是简单的多,达到天冠这种实力的只要作画时不被外界打扰,基本就不会失手。那种捉拿妖怪的宝贝葫芦其实和这原理差不多,只是葫芦能隔绝住妖怪的魔气,不像画卷那样容易被侵染而已。

    入画的咒语陆淳当然已经早已经会,现在,他已经可以带人出入画卷之中了,只是如果不是天冠大师这种秘境画卷,进入的只是普通画卷,那样更像是化身附着与画纸纸上,而并非真的进入了另一个世界。陆淳现在画出的画卷只能称之为“封印画卷”,在他上面还有像田禹治那日在皇宫用过的那种能随时进出的“小须弥画卷”。

    除了画画,田禹治交给他的符咒之术他也基本掌握了制作方法,只是重点还是放在画画上,所以仅仅也只是知道符咒的制作和使用方法,目前还未呢制作成功一张而已,反正零零碎碎从田禹治那弄来了三十多张,目前已经够用了。

    半年时间过去,现实世界也已经过去一个礼拜,之前答应岑芳的可是两三天就回去,可是现在已经过去一个星期了,她也联系不到自己,搞不好以为自己之前只是骗她的。还有最重要的,他还要想办法再回到《刺客联盟》的世界呢,他可不想拖的太久,等回去时福克斯已经变成老太太,或者给自己头上带了绿帽子,那可是他没法忍受的。

    这一条,陆淳像师傅告别,田禹治那家伙又带着楚灵儿溜出去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他也就不打算等他们了。

    “师傅,您放心,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但徒儿一定会回来的。”陆淳临走时对天冠大师说道。

    天冠摆摆手,说:“天下无不散之筵席,去吧,只是你要记住,切不可你那师兄一样,在外胡作非为。这是师傅送给你的礼物,虽然不比这幽谷画境,但是比你那师兄的山路画境可强的多。”

    陆淳点头:“弟子紧遵师傅教诲。也多谢师傅的厚赠。对了师傅,这天气渐凉,您那扇子应该也没什么用了,要不您送给徒儿,让徒儿留在身边,这样徒儿想师傅了就能拿出来看看,睹物思人……”

    天冠大师一听脸色一黑,原本见这徒弟一心向道,心中大感安慰,现在看来,这徒弟比田禹治也强不了多少,现在就开始打自己两大法宝的主意了。

    “快滚……”

    拜别过天冠大师,陆淳施展佛飞西天向天朝方向而去,他可不想让位面手机的事情让更多的人知道。

    直到来到一个无人之处,陆淳才取出手机,回归主世界。

    ……

    “喵……”

    “丢丢,抱歉了,这次又把你一个人丢在家里这么久,放心,以后不会了。”陆淳一出现,家里的黑猫丢丢就跑了过来,脑袋在他身上使劲的磨蹭,陆淳弯腰将他抱起安慰。有了临走是师傅送的“小须弥画境”,他可以将丢丢收入其中,随身携带了。想让丢丢像楚灵儿那样开启灵智幻化人形,需要天冠大师那样的的道高人出手点化,并辅以道法幻术才能做到,这也得等到下次进入《田禹治》里才行了。

    看了看穿越前插着充电的诺基亚E71,未接电话居然有二十多个,父母打了5个,岑芳打了2个,还有公司的其他同事也打了几个,剩下的全是不认识的号码。

    陆淳心下觉得有些奇怪,父母打电话是担心自己,岑芳是仔细告诉过她两三天就能回来,她找自己不奇怪,可是公司其他人找他他就有些不解了,自己和那些人没什么来往啊。

    “难道是孟旺财那家伙?”陆淳翻着那些未接电话这样想着,心想要真是那家伙不识相想找回场子,自己也不介意教教他以后该怎么做人。

    先给父母回了个电话报了平安,然后给岑芳打了过去,可是对方始终不接电话,打了几个都是刚一响就挂断了。

    “这丫头,看来是生气了。”

    没办法,陆淳只得亲自去一趟,好在穿越回来的这个点是中午,也没什么不方便的。

    洗澡换了身衣服,陆淳打车去了岑芳家,路上也就十多分钟的路程,在车上打开APP看了看,去过的三个电影位面全部处在冷却状态,这让陆淳感觉有些郁闷,这丫又没个说明书或帮助指引什么的,也不知道到底怎么样才能让冷却中的电影能够再次进入。

    下了车,陆淳先在岑芳家楼下买了点水果,上楼敲开门,是岑芳母亲开的门。

    “阿姨,岑芳在家吗?”

    见到是陆淳,岑妈妈脸色有些不太好看,说了声不在就要关门。

    陆淳哪里看不出这两母女是生自己气了,抵住门道:“阿姨,您这是干嘛?我不就晚回来几天吗?您看您怎么就生我气了。”

    陆淳把门抵着,岑妈妈哪里还推得动,哼了一声也不理会陆淳,转身进了屋。

    陆淳觍着脸,自己进了屋,将水果放在桌上问道:

    “阿姨,岑芳去哪里了,怎么我打她电话打不通呀?”

    岑妈妈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看了起来,也不理会陆淳。

    陆淳往岑芳房间看了一眼,房门是关着的,可是岑妈妈也没再赶他出去,想来岑芳是在家的,试探的问道:“岑芳在房里吧,你先看着,我去给她道个歉。”

    陆淳敲了敲门,里面没人应声,他一拧门把手,门没反锁,岑芳果然在里面。

    “在家呢,怎么我打电话你也不接呀。”陆淳呵呵干笑两声走了进来。

    岑芳靠在床上,陆淳进来跟他说话他也不理,抱着本书自顾自的翻看着。

    陆淳笑着走到她身边道:“你还真生气了呀,以前没觉得你这么小气呀。”

    岑芳:“……”

    陆淳见她还不理自己,一屁股坐在床上,说道:“得了,你就别装了,瞧你书都拿反了。”

    岑芳一愣,赶紧把书掉了个头,可是当他看清,才发现自己刚才根本没拿反,被陆淳一诈才真的拿反了。

    “哈哈……”见岑芳出糗,陆淳哈哈大笑起来。

    岑芳把书砸在陆淳身上:“不许笑,你还笑……骗子,我打死你……”

    陆淳干脆挺起胸膛让她打几下出气,见陆淳不躲也不还手,岑芳打了几下也觉得没意思了,起身把陆淳从自己床上拉了起来,气道:“水让你坐我床上的,快给我滚起来。”

    陆淳道:“好好,我起来,只要你不生我气了就行。”

    岑芳嘴硬道:“我能生你什么气?请你走吧,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

    陆淳道:“你们女孩怎么都这么小气呢,不就是打了两个电话我没接吗?你就不能先听我解释一下吗?”

    岑芳道:“我不听我不听,你给我走。”

    陆淳噗嗤笑出声来。

    岑芳见他居然还笑,怒道:“你还笑?”

    陆淳说道:“你彪出怎么琼瑶的台词,我能不笑吗?”说着模仿起琼瑶剧里的狗血情节:“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芳芳,你听我解释呀……不听不听,我不要听你解释……哈哈……”

    “噗嗤……”岑芳也被陆淳掐着音调的对白给逗笑了,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陆淳见终于把她逗笑了,这次说道:“岑芳,你也别生气,没接你电话是因为事情临时有变,韩国的那家公司原本只是让我去那边担任一个职位,可是见到我本人后,也许是被我的美色所折服……”

    “还美色,你恶不恶心呀!”岑芳被陆淳的不要脸给气笑了。

    陆淳道:“我说你别打岔呀!刚说到哪里了……对,美色。那边被我的美色折服,最后决定直接任命我为中国区的总裁,这不是突击培训了几天吗?培训的时候也不让带电话,又不是我故意不接。”

    岑芳不信,道:“还中国区的总裁,你越吹越离谱了,就算培训期间不能打电话,那培训前你就不能先打电话跟我说一声吗?从韩国回来前就不能先跟我打个电话说一声吗?我看你根本就是故意的。”

    陆淳叫屈道:“这你可就是冤枉我了,我连我父母都没来得及通知呢,怎么还有时间通知你,回来也是,给我爸妈也就是打了个电话报平安,你这我可是亲自上门了,你还不满意呀!”看了岑芳一眼,故意小声嘀咕道:“再说你又不是我女朋友,犯得着盯这么紧吗?我又不是出去会小三。”

    岑芳脸一红,陆淳没接她电话她之所以没接她电话和她以前交往的男朋友有关,岑芳和人交往时比较保守,从来不让人家占一点便宜,那些男的在知道岑芳家里的情况后就跟不愿意继续和她交往了,大多最后都不接她电话玩突然消失,所以岑芳对这比较敏感,觉得陆淳也和他们一样,但陆淳这样一说,她想想觉得陆淳说的也对,他又不是自己男朋友,自己这是生的哪门子气呀。

    “怎么又不说话了,还生气呀,大不了我请你吃饭赔罪,顺便谈谈你新工作单位事情。”陆淳见岑芳又不说话了,岔开话题道。

    岑芳这次醒悟过来,说:“我又没生气,是你自己想太多了,我只是气你说的话一点也不靠谱,说好了过两三天就联系我的,结果却玩突然消失,一点也不守信用。”

    女人就是这样,如此自相矛盾的话也说的理所当然。

    “好了好了,我知道错了,以后一定改,走吧,叫上伯母一起,我们一起出气吃个饭庆祝一下。”

    “我会,我们今天煨了汤。”

    “那正好,我也想喝汤了。”

    “要不要脸呀你,谁说让你留下吃饭了。”

    陆淳呵呵笑道:“咱别斗嘴了,说正事,我现在正式要求你加入我们公司,成为中国区除我以外的第二位员工,职位吗?暂时就当总裁助理吧,等再招收了其他员工我在给你安排新职务,工资就按之前说好的,按你以前工资的十倍算,奖金什么得另外算。”

    岑芳白了陆淳一眼:“说的跟真的似的,到现在连你在什么公司都没提过,骗人你也编的像一点嘛!”

    陆淳一愣,他还真没想到叫什么公司呢,随口道:“谁说没有名字,我是怕说出来吓到你。福克斯财团听说过没?世界五大财阀集团之一。”

    岑芳被陆淳唬住,说:“没听过,你瞎说的吧。”

    陆淳道:“这怎么能是瞎说的,等这两天公司打给我的启动资金到账了你就什么都相信了。算了,我现在说再多你也不回信,要不咱们打个赌,要是我说的是真话,你就……让我亲一口。”

    岑芳一脚踢在陆淳小腿上:“你恶不恶心呀,说要跟你打这样的赌,无聊……那……要是你骗人怎么办?”

    说着不打赌,岑芳有问陆淳输了怎么办,陆淳奇怪的看了岑芳一眼,看来她对自己应该也不是没有好感,搞不好真的游戏,说道:“要是我输了,以后就是你的人了。”

    “越说越离谱,难得理你。”

    最终,陆淳还是在岑芳家吃了晚饭,岑妈妈见女儿不在生气了,对陆淳单位态度也稍稍缓和了些,吃完晚饭陆淳就直接告辞了,大话已经说出去了,还是赶紧回去找个电影位面弄些钱回来再说吧。

    “岑芳,我走了,要不你送送我。”陆淳厚着脸皮说道。

    “想得倒美,自己走。”

    陆淳呵呵笑了两声,跟岑妈妈招呼了一声就告辞离开了。

    陆淳走后,岑妈妈对收拾着碗筷的女儿道:“芳芳,你跟妈说实话,你和陆淳到底是不是在谈朋友啊!”

    岑芳脸色瞬间红成苹果一样,说道:“妈你瞎说什么呀……”

    ……

    回到家,陆淳也懒得多想,打算随便进入哪个位面,以穿墙入画的功夫直接找个银行搬点金砖回来卖了。

    进入“快快播”,点开之前已经缓存好的《生化危机2》,反正哪里也要丧尸占领了,自己从浣熊市的银行里弄点黄金出来也算是废物利用。

    可是当陆淳点了主界面键后,熟悉的穿越窗口并没有出现,出现的是另一个对话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