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朋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位面手机 > 第十一章:悲剧的画坛
    ♂ .!跟着田禹治来到其师隐居的祠堂,田禹治道:“这里你不能再跟进来了,你还是走吧。”

    陆淳道:“请师兄代为引荐,如果师傅不愿收我,我自然会自行离去。”

    田禹治知道拿这个家伙没办法,不耐烦的道:“便你吧。”然后自己抱着带救回来的寡妇转身就要进入画卷,陆淳却一把将他的手腕抓住。

    田禹治皱眉:“你这是干什么?”

    陆淳道:“师兄不是说只有修道之人会咒语才能进入吗?我不会。”

    田禹治摇摇头:“灵儿,带他进去。”

    进入画境,陆淳被眼前水墨画般的奇妙世界吸引,啧啧称奇。

    田禹治也不管他,安顿寡妇去了,楚灵儿则拍着肚子进了厨房。

    陆淳闲来无事,缠着楚灵儿问道:“师弟,你修炼了多久能够变成人单位呀。”

    楚灵儿有些不爽的道:“为什么你叫田禹治师兄,却叫我师弟,还有,你怎么知道我不是人?”

    陆淳道:“田师兄道术精湛,我当然叫他师兄了,可是你自己说,除了力气大点和幻化成人,你还会什么?修道界实力为尊,我比你强,当然能叫你师弟了,至于怎么看出你不是人……我觉得你人模狗样,应该是条狗?”

    楚灵儿吓了一跳:“你还能看出我的本体是狗?”

    陆淳拍拍他,鼓励道:“本体是什么有什么要紧,天地大道,万物生来平等,只要你努力修炼,别说变成真正的人,就是成神成仙也不是不可能的嘛!”

    “好一个天地大道,众生平等,小兄弟是谁呀,怎么会来到这里?”

    一个声音从背后传来,以陆淳的警觉居然完全没发现有人靠近,还没转身就知道来的是谁了,果然,楚灵儿叫了声师傅。

    陆淳也急忙转身,深深一揖,头几乎与膝盖平齐了,叫道:“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尽管没有给人下跪的习惯,但古人毕竟极为看重礼节,自己既然想拜人家为师,总不能失了礼数,说完干脆就要跪下去。

    刚一见面这奇装异服的年轻人就开口叫师傅,眼看对方就要跪下,天冠大师挥手一扶,陆淳就被一股柔力托起,再也跪不下去。

    “年轻人,我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你怎么就叫我师傅了。”

    陆淳本来也不太情愿给人下跪,既然天冠将他扶起,这跪拜能省也就省了,但是拜师艺还是要的,赶紧道:“师傅,徒儿名叫陆淳,天朝人,久仰师傅道法精深,不远万里前来拜师,望师傅成全。”

    天冠道:“原来是天朝来人,难怪语调和服饰与我们不尽相同。对了,你可不要一口一个师傅,我可没答应收你为徒呢。”

    “师傅,徒弟不远万里而来,难道师傅就不能给徒弟一个机会?”

    天冠放下手里的东西,走进自己屋中冲泡茶水,陆淳赶紧抢上前代劳。天冠也不反对,坐到蒲团上的说道:“素闻天朝人杰地灵,世外高人不知凡几,你又何苦不远万里来我处拜师,这岂不是舍近求远,多此一举吗?”

    陆淳给天冠大师倒上一杯香茗,说道:“师傅此言差矣,徒儿认为这拜师也要讲究个缘份,天朝虽然也有得道高人,但徒儿多年来游历天下,冥冥之中感应到有股力量指引着徒儿来到这里,当听到这片大地上到处传扬着师傅的大名,徒儿知道,这些年要寻找的师傅,就是您了。”

    天冠笑道:“油嘴滑舌,你走吧,我不能收你为徒。”

    陆淳一愣,以为自己韩语不好听错了,问道:“师傅说不能?”

    天冠点头:“是的,我们并没有师徒的缘份,你还是走吧。”

    陆淳也没想过天冠如此轻易就会收自己为徒,说道:“师傅何必这么快就决定,不如考虑几天,如果过几天师傅依然执意不收弟子,弟子自当离开,那时也没有遗憾了。”

    天冠盯着陆淳的眼睛,没在多说,片刻后起身去找田禹治了。

    田禹治睡觉偷懒被师傅发现,装疯卖傻的说胡话希望能糊弄过去,天冠大师可不吃他这一套,责备田禹治不该趁出去跑腿的时候到皇宫戏弄皇帝,无故的招惹妖怪,更不该把陆淳和一个女人也带回这里。更提前告诉田禹治,他永远不可能成为一个真正的道士。

    田禹治不以为然,说道:“只要以无限的忍耐心再忍耐一下,我就能……”再想想,师傅不可能无的放矢,问道:“凭什么?”

    天冠大师紧盯着这个徒弟的眼睛,说道:“因为你不会清除心中的杂念。”

    田禹治问道:“那怎么清楚杂念呢?”

    天冠大师反问道:“你吃完饭会干什么?”

    田禹治想了想道:“吃完饭?当然是要消化一下啊……”

    陆淳噗嗤一笑,插嘴道:“吃完饭当然是要刷碗了,师兄。”

    天冠回头看了陆淳一眼。

    田禹治见这家伙居然在一旁看自己笑话,起身就想收拾陆淳,天冠却拿着笛子在他头上敲了一记,说道:“他说的没错!”

    田禹治一脸幽怨的看着师傅,陆淳洋洋得意,示威性的看着田禹治,恨的田禹治咬牙……

    在天冠大师默许下,陆淳留了下来,没让他等待太久,画坛和那三个蠢神仙果然找上了门来。

    陆淳正在天冠大师身边小心伺候着,可是无论他怎么献殷勤,天冠大师始终都不肯松口。

    “小兄弟,你能不能不要再叫我师傅了,我是不可能收你为徒的。”天冠喝着茶说道。

    陆淳点头答应:“是师傅。”

    天冠:“……”

    这时,外面传来打斗声,天冠轻声道:“终于来了吗?”

    陆淳嘴角也升起了一抹笑容,跟着天冠一起出去了。

    屋外,田禹治正和画坛僵持着,而田禹治此时已经处在下风,被画坛一手抓住拳头,一手拿着弓箭抽打着他。

    此时的画坛还不知道自己是个妖怪,只是作为长辈在教训一个晚辈。田禹治则郁闷不已,自己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亏,正要再掏符咒和画坛拼了,天冠大师出现,伸手一招,将田禹治装着符咒的包袱直接吸到自己手中。

    “就此打住,进来喝杯茶吧。”天冠大师悠悠说道。

    陆淳赶紧转身进去烧水泡茶。

    “修行的道士怎么可以教他那些旁门左道。”

    陆淳给他们倒着茶,画坛已经开始质疑天冠大师这个师傅的不称职。

    天冠大师道:“不是我教的,是他自己领悟的。”

    画坛看了眼屋顶,说道:“只有屋顶有破洞,才会漏雨的吧。”话中暗指天冠不加管束,才让田禹治如此胡乱妄为。

    天冠刚要开口反驳,陆淳已经插口道:“画坛大师此言差矣,屋顶有洞虽会漏雨,但是阳光也可以透进来的吧!哦,师傅?”陆淳说完还不忘对天冠大师扬了扬下吧。

    在场众人先是一愣,三个神仙蹩脚神仙先哈哈大笑起来,天冠对这个小子也有些另眼相看,如果不是看不透这个小子的命里未来,怀疑此子乃是天命加身的奇才,未免自己误人子弟,他还真想收了这个徒弟。

    画坛也仔细打量了陆淳一番,这才继续说道:“阳光吗?真正的道士不但顺应自然,而更加顺应天命。我想成为照耀着天下的太阳。”

    天冠大师道:“说这么多,不就是想要笛子吗?”

    画坛也不否认,说:“三位神仙拜托我找到笛子,也担心被其他居心不良的道士得到。”

    天冠大师道:“这份担心和我一样啊。”目光盯着画坛,道:“道士里也会有妖怪混迹其中啊。”

    三个神仙目光齐刷刷看向画坛,画坛放下茶杯,说道:“听闻妖怪的血液是绿色的……”说着拿起剪头在自己小臂上画开条口子,以证明自己不是妖怪所化。然后抬手就讲笛子向自己手中吸来。

    眼看笛子就要落入手中,却又缓缓向后飘去,天冠大师并不打算就这样将笛子交给画坛。

    画坛已经有些不悦,和天冠卯上劲来,天冠云淡风轻,但也好不退让,最终笛子无法承受二人的吸扯之力被一分两段,两人各挚一半。

    画坛冷笑:“呵呵,这可如何是好。”

    天冠道:“这不是正好吗?据说这笛子只有神仙才可以粘好吧!”

    神仙点头,画坛将他那一半笛子连同田禹治的符咒一起关进箱子里,现在笛子一分为二,两人各自保管一半,妖怪就永远不会再现人间了。

    三位神仙也表示这样可能更好。

    画坛虽然心有不甘,在他认为,自己乃是天下第一道士,神笛理所当然该由自己保管,可是现在三位神仙也表示认天冠,他也不好强求了。

    既然已经达成共识,画坛也就起身告辞了,送四人出门,正好看到寡妇醒了,让楚灵儿将画坛和三位神仙送出去后,吩咐田禹治该把寡妇送回去了。

    对于寡妇和田禹治的感情陆淳毫不关心,他只关心今天晚上的好戏。

    “陆淳,一会你也和他们一起走吧,你还是回天朝寻个真正的仙人拜师吧。”天冠再次向陆淳下达了逐客令。

    陆淳道:“师傅,等过了今晚您再决定不迟,再说了,我已经认定了您是我师傅,在这个世上,我是绝对不会拜其他人为师的。”

    陆淳来这里就是为了习这入画的本事,眼前现成的大师不,去哪门子天朝拜师呀,要其他仙术他难道不知道去《西游记》和《蜀山》这样的电影位面吗?他还等着了这入画的本领回去《刺客联盟》的位面找他的妞呢。

    “好吧,今晚过后你就离开。”

    陆淳心想,等今晚过了,自己救了你一命,你还好意思赶自己走吗?就算真要赶自己走,到时求两幅能让普通人自由进出的画卷应该不成问题吧。

    晚上,楚灵儿去送寡妇回去,田禹治也如同原剧情一般偷溜出去,画境中只剩下天冠大师和陆淳,看看天色,陆淳觉得画坛差不多也该来了,这时见天冠正端着一杯茶要喝,赶紧大叫一声:“师傅……”

    天冠吓了一跳,道:“怎么了?”

    陆淳走上前将天冠手上的茶杯接过来倒在地上,说:“师傅,天晚了,就不要再喝茶了。”

    天冠道:“为什么天晚就不能喝茶?”

    陆淳糊掰道:“那什么……晚上喝多了茶容易起夜……”

    天冠无言,越来越觉得这小子和田禹治是一样的货色了。

    此时画坛其实已经躲在暗处,见白天那个牙尖嘴利的小子坏了自己好事,心中虽恼,但不干掉天冠又怎么可能拿到另半截笛子呢。

    画坛不甘心就此离开,下毒不成,终于还是决定动手,茅屋烛光突然湮灭,一道钢丝紧紧缠绕住画坛脖子,将他拖拽入房梁之上。

    “终于来了吗?”

    不等天冠大师做出反应,早已等候多时的陆淳已经动了,拔出福克斯为他特别改造后的沙漠之鹰,砰砰砰一梭子弹全打出去,顿时绿色的血花蹦射,画坛哪里能想到这个根本没被他放在眼中的小子居然能发出如此凌厉的恐怖攻击,枪声一响他就寒毛直竖,一种死亡的预感袭上心头,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身上几处已经被沙漠之鹰巨大的威力轰出几个血洞,紧接着眼前一黑,脑袋已经被陆淳一枪轰爆。

    “师傅,您没事吧?”陆淳将手枪插入大腿外侧的枪套,走到天冠大师身边帮他取下脖子上缠绕的丝线。

    天冠大师瞪大了眼,看了眼地上已经化为妖怪原型,脑袋却已经稀巴烂的画坛,再看向陆淳时已经如同看到比画坛更可怕的怪物,说道:“你也是妖怪吧?”

    以天冠的眼力当然看得出陆淳是个货真价实的人类,如此一问只是被画坛瞬间轰杀的画面震撼住,还没恢复过来。

    陆淳过去捡起笛子交给天冠,说道:“师傅说笑了,要不我也给自己来上一刀,让您验验血?”

    天冠收起笛子,稍稍平复了一下心情,说道:“那倒是不用了,只是你刚才使用的是什么武器,怎么威力如此惊人,就算为师,如果稍不注意恐怕也会落得和他一样的下场。”

    看到浑身还在往外淌这绿色血水的妖怪尸体,天冠还觉得有些后怕,要是刚才陆淳攻击的是他,他也不敢说自己就能躲过去。

    其实画坛如此轻易就被陆淳干掉,一来是他从一开始就没想过陆淳会给他带来任何威胁,二来他刚恢复记忆,力量还未完全恢复,甚至连本体都还没显出,又要对付天冠,容不得他有丝毫大意,再加上陆淳突然发难,没有一秒的迟疑,好像早已等候多时,只待他一出现就发出致命一击,根本没给他反应单位机会,这才被陆淳偷袭的手,落得个被秒杀的悲剧下场。

    陆淳见天冠一时语误,居然自称“为师”,当即打蛇随棍上,噗通跪倒,喜道:“师傅,您终于肯认我这个徒弟了。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天冠这次反应过来,叹口气道:“也罢,只希望你拜在老夫门下,将来不要怪为师耽误了你前程就是。”

    陆淳翻身而起,道:“哪能呀,师傅大恩大德,陆淳感激还来不及呢。师傅,您什么时候教我入画之术?对了,那种画张画就能自成一世界的本事我也要,还有,我看田师兄那移行和符咒功夫也甚是了得……”

    天冠见陆淳喋喋不休,打断道:“好了好了,这些为师自会慢慢教你,你还是先把这里打扫一番吧。”

    陆淳答应:“是,师傅。”

    目的达成,陆淳兴奋不已,麻利的收拾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