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朋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位面手机 > 第九十章:意外之喜
    ♂ .!随黄药师出了大厅,两人立与院中各站一方。

    眼见他们都是一脸轻松模样,黄药师也意识到自己可能太低估这个小子了,虽然心里存了放手的心思,但也不可能让自己的考验变成一个笑话吧。

    “小子,你可准备好了?”黄药师打起十二分精神,要给陆淳一个下马威。

    陆淳含笑点头:“请前辈赐教。”

    陆淳表现大卫越是从容淡然,黄药师越来气,这不是轻视他吗,喊了一声:“接我第一招!”身形疾闪,冲向陆淳。

    陆淳早已见识过黄药师神出鬼没的轻功,当下不敢大意,双腿用力一蹬,拔地而起,身形猛地蹿到三十米的高空之中,然后虚悬于空,含笑注视着黄药师。

    黄药师目瞪口呆,转头看向女儿女婿,反应也和他差不多,只是郭芙显得欢喜无比,显然是知道陆淳有此绝技的。

    “小子,你这是什么轻功?竟能凌空而立。”黄药师不由开口询问。

    陆淳笑道:“雕虫小技而已,不足挂齿。对了黄前辈,您刚才那算一招吗?”

    黄药师气结,道:“老夫还没出招你就躲到上面,那哪能算。”

    陆淳点头,道:“哦,那请前辈出招吧!”

    黄药师心中腹诽,你在那么高,老子怎么出招?但却又不想承认自己拿陆淳没办法,心想:“能凌空不落是吗,看老夫将你打下来。?

    只见黄药师伸出手直指天空中的陆淳,曲指一弹,一道凌厉指劲激射而出,正是黄药师几大绝技之一的〔弹指神通〕。

    陆淳在黄药师伸手指向自己时已有防备,一记〔飞龙在天〕打出,与黄药师〔弹指神通〕撞在一起,金龙真气被〔弹指神通〕指力击穿,冲到黄药师头顶时已经溃散,而削弱了力量的〔弹指神通〕却依然指射向陆淳,陆淳身体微微后撤,躲过指劲余威。

    “好小子,你居然会了郭靖的降龙十八掌?”

    “岳父大人,陆淳的降龙十八掌可不是我教的,是他福缘深厚,的道百年前一位丐帮前辈的传承。”郭靖赶忙解释。

    黄药师轻哦一声,目光看向陆淳,道:“臭小子,你还不下来,总在我头顶站着是什么意思。”

    陆淳悻悻落下,说道:“我不是忌惮黄老前辈轻功吗?总不能只让黄老前辈用轻功,不然小子用吧。”

    “混账,我黄药师岂会占你个小辈的便宜,只是我以看出你功力不俗,又会降龙十八掌,功夫这一关倒是勉强让我满意,接下来我再考考你别的。”

    陆淳赶紧道:“别啊黄前辈,说好的接你三招,怎么又变成考别的了?您博广智,要是叫我跟你比炼药和阵法什么的,这不是为难我吗?”

    黄药师瞪眼道:“放肆,我说考什么就靠什么。我女儿已经跟了一个除了武功一无是处的武夫,难道我宝贝孙女也要跟着一个武夫吗?你要不敢挑战,就走吧,我黄药师的孙女,难道还怕找不到一个文武双全的乘龙快婿?”

    “爹,你怎么说开靖哥哥头上来了?”

    黄药师当着未来女婿的面编排他老丈人,黄蓉有些不满,郭靖也是抓耳挠腮,不好意思。

    郭芙上来搂住外公胳膊撒娇道:“外公,您就不要为难陆哥哥了,多好了比武就比武嘛,要不让他接你十招也行,不,就是一百招陆哥哥也是接的下的。”

    “你说什么?你是说外公武功不如他了?”黄药师大怒。

    郭芙小声道:“本来就是嘛,其实陆哥哥可以飞得更高的,那时您武功再厉害,打不到他又能怎么样嘛!”

    黄药师不由一愣,还能飞得再高,这到时候可要好好研究一下了,不过现在他依然要打压一下陆淳傲气,不然外孙女以后跟着他岂不是要吃亏。

    “老夫条件已经开出,不敢比就走吧。”黄药师下了最后通碟。

    陆淳皱了皱眉道:“行,我比,可是比什么得有我来定,否者您弄出个偏门,考教农田水利,我不是必败无疑。”

    黄药师并非真想拆散二人,说道:“那你说说看,你还会什么?”

    陆兄想了想,拿出的东西必定得让黄药师认可,不然说和他比踢足球,黄药师只怕会从过来扇自己耳光,可又能让黄药师认可,自己又拿的出手的又有什么呢?黄药师上通天文,下通地理,五行八卦、奇门遁甲、琴棋书画,甚至农田水利、经济兵略等亦无一不晓,无一不精。自己要让他认可,必定要从这些里面选……

    “看来只能在琴棋书画上下功夫了。”打定注意,陆淳道:“我与前辈比做画和……音律。”

    “噢?你还会画画和音律?”黄药师倒是有些诧异了。

    陆淳郁闷的道:“这不是赶鸭子上架吗?”

    “那好,你就画张画,做首曲子出来,只要老夫能够认可,就算你过关。”黄药师抚须说道。

    郭芙来到陆淳身边,小声道:“陆哥哥,你能行吗?外公眼界很高的。”

    陆淳道:“画画应该没什么问题,作曲的话不太好说,不过三局两胜,应该也能算过关吧。”

    郭芙点头:“嗯,那你好好画,就算曲子做的不好,我也会去求我外公的,如果他不答应,我就……和你私奔。”

    “咳咳……”

    黄药师耳聪目明,郭芙虽然说的声音极小,可是他又怎么会听不到。

    这时郭靖已经取来了笔墨纸砚放在院中的石台上陆淳走过去,郭芙为她磨墨。

    素描画虽然写实,但是如果黄药师接受不了,那就不美了,陆淳打定注意,就画三水亭台,这个他在《田禹治》位面可是练了半年多,虽然画工只算一般,但是他以精神力绘制空间秘境的方法作画,就算画作一般,但是其意境却是极高,相信以黄药师的造诣,一定能看出不同寻常之处,这样应该就能过关了,本来嘛,画画什么的,讲究的就是一个意境。

    冲郭芙微微一笑,让她退到一旁,一面使得自己分心,陆淳提笔沾墨,神色肃穆。

    闭上眼哼呼吸几口气,陆淳突然双目一睁,眼中精光一闪,整个人已经进入超感状态,奋笔疾书间,笔尖似有光华流转……

    最后一笔收回,画卷完成,空间中突然涌现一股奇异波动,一闪即逝,陆淳定眼看去,画卷之上似有一阵流光闪过,陆淳微微一愣,他居然画出一副小须弥画境。

    “哈哈……哈哈……我成功了,啊哈哈……”陆淳不由纵声大笑,由不得陆淳不欢喜,这可是和师傅送自己的晓晨亭园图一个级别的宝物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