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朋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位面手机 > 第七十九章:断剑、断贱
    ♂ .!“你真的好贱。”

    陆淳的话让在场众人都是一愣,不明白他为何无端侮辱尹志平。

    见尹志平脸色变得难看,陆淳赶紧道:“抱歉了,陆某刚才一时口误,陆某想说的是你的剑真好。对了,不知这位道长如何称呼。”

    尽管陆淳已经做出了解释,但是尹志平脸色依然不太好看,对陆淳的语气也没之前那么和善,冷淡的说了一声:“尹志平。”

    陆淳点头笑道:“好名字,在下记住了,以后有机会,一定找尹道长亲近亲近。”

    在场之人哪有傻子,陆淳刚才的侮辱和现在的这番话,明显是对尹志平报有敌意的,可是这敌意从何而来,他们却完全搞不明白,要说因为昨日门下弟子对其不敬,可是那也与尹志平无关啊,他总不可能把带头拦截他的赵志敬和尹志平弄错吧,赵志敬那一脸长须,尹志平玉面无须,怎么会弄错呢。

    见尹志平脸色难看的退下,陆淳来到场中,对丘处机微微拱手道:“请前辈赐教。”

    丘处机虽然也心有疑惑,但还是决定等切磋完后再私下询问陆淳,要是弟子真有什么得罪了这位年轻高手的,他也希望能尽力化解。

    丘处虽然自知陆淳武功还要胜过自己,可是自己怎么说也是前辈,不可能先出手,陆淳也不客气,随意点出一件。

    陆淳虽然不擅长使剑,但是丘处机也只为展示全真剑法给陆淳见识,出手并不凌厉,陆淳倒是能够勉强招架。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丘处机的剑法也都施展了一遍,可是他却越打越心惊。不但是丘处机,在场之人无不动容,因为陆淳从一开始的勉强招架,到后来能够和丘处机你来我往的相互敬招,甚至现在已经能够轻易应付下丘处机的所有剑招了。但是这些都不是让他们动容的真正原因,真正让他们觉得不可思议的是,陆淳后来居然使用的是全真派的剑法,他居然在这短短的时间里,竟是会了全真剑法,而且还能立刻施展对敌,隐隐还有要压制住丘处机的意思。

    陆淳感觉差不多了,于丘处机对了一剑,飘身后退,抱拳道:“全真武功博大精深,陆淳受教了。”

    丘处机感叹道:“陆少侠果然非常人也,老夫只是施展了一遍剑法,你就已经全会了,当真是武奇才。”

    陆淳笑道:“前辈过奖了,在下刚才施展的全真剑法,也只是徒有其形而已,前辈也可放心,在下绝不会将贵派武功外传。”

    陆淳这么上道,丘处机也点头表示感谢,其实他不妥协也是没办法,人家确实是乘机会了自己门派的剑法,哪有怎么样?总不能废了人家武功吧?再说,也要他们有这个实力才行。

    陆淳当然不是闲的蛋疼陪丘处机练功玩,只是来日被全真派知道自己偷了他们的内功心法有个解释的借口而已,你们不可能借我观摩,我天赋异禀,跟你们切磋之后自行领悟出来总可以吧。而且,全真剑法,他还有其他妙用……

    杨过见陆淳如此厉害,也是激动不已,对郭靖道:“郭伯伯,要是我能拜这位陆少侠为师就好了,他的功夫明显要胜过全真教很多啊。”

    郭靖道:“胡闹,全真教乃是名门大派,王重阳祖师曾经更是天下第一高手,你若好好,他日武功定然不会在这位陆小兄弟是下。”

    见郭靖板起脸,杨过也不敢多言,因为陆淳的出现,他并没有和赵志敬等人发生冲突,加上郭靖还在,全真教上下对他也没原著那班刻薄,他现在倒也没有叛逃全真教的想法。

    陆淳走到尹志平身边,将剑地还给尹志平,尹志平因为陆淳刚才的所为已经心有芥蒂,单手接剑。

    陆淳也不在意,将剑柄放在尹志平手上,露出一抹邪笑,道:“尹道长剑如其人呀!”

    尹志平不解:“你什么意思?”

    啪嗒一声,刚从陆淳手上接过来的宝剑既然断裂两半,他猛然抬头看向陆淳,陆淳却对丘处机道:“丘真人内力超绝,在下佩服,佩服。”

    丘处机心知肚明,自己怎么可能将剑震断,请陆淳大殿的时候,借两人并排而行的机会,低声向陆淳询问,是否尹志平有什么得罪他的地方,他愿意代这个徒弟向陆淳告个罪。

    陆淳表现出惶恐样子,直说不敢,直言和尹志平并没有什么过节,就算真有,看在丘处机道长大卫面上,他也决不会再计较。

    得到陆淳抱着,丘处机也就放下心来,他对尹志平这个徒弟还是极为满意的,能帮他化解一个恩怨,也算是师傅对他的关爱了。

    唤来尹志平给陆淳奉茶,陆淳也一改刚才的阴阳怪气,对尹志平和和气气,还让尹志平别把刚才的事放在心上。

    尹志平当然不能将刚才的事放在心上了,对于即将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而言,刚才的事又算个屁啊。

    与他们闲扯了几句,陆淳借故要去茅厕,丘处机果然让尹志平带他前去,也正好看看陆淳是否真的放下芥蒂。

    尹志平心中怨念哪里会被陆淳三言两语化解,表面不动神色,但是心里却暗骂陆淳仗势欺人。

    将陆淳带到茅厕,赵志敬在外面等候,原本以为陆淳会耍什么花招戏弄自己,却没想到陆淳从茅厕出来后直接跟他回了大殿,并没有耍任何花销。

    而在他们离开不久,另一个尹志平整理着衣冠从茅厕中走了出来。不用说,这个尹志平当然是陆淳以符咒术幻化成的。

    路上拦下一个小道士,冒牌尹志平问道:“你来全真教多久了。”

    小道士感觉奇怪,但是尹志平乃是丘处机真人的得意弟子,自己也得叫尹志平一声师叔,赶紧答道:“回禀师叔,我已经在全真教三年多了。”

    冒牌尹志平道:“那好,本门内功心法你可已经熟记于心?”

    小道士道:“自然已经熟记于心。”

    “那好,你来我房间,将心法默写给我看,如果错了一个字,我一定告诉你师傅,将你逐出全真派。”

    小道士瞎了一条,诚惶诚恐大卫道:“我真的没有骗师叔呀。”

    “还不快走,不知道我的住处吗?”

    “是。”

    让小道士默写完内功心法,看他的表情因该没有错漏,装模作样的看了看,随口勉励小道士几句,陆淳让他离开。然后依法再唤来两个小道士,也让他们默写了一遍,确认无误后,陆淳才将纸张揣度怀中,只是他却并没有离开,找了块蒙面布将脸蒙了起来,躲在房中暗处。

    另一边,陆淳乘着尹志平给他倒茶的功夫,假装不小心将茶水打翻在他身上,原本丘处机还当陆淳有意为之,故意让尹志平出手,可是又见他手忙脚乱的帮擦拭茶水,口中不停道歉,也就没有多想。

    尹志平身上被茶水浸透不得不回房间换衣服,而就在他进入房间是时,却看到一个与他一样身穿二代弟子服饰的蒙面人在他房中翻找着什么,尹志平大喝一声:“你是谁?”

    这蒙面道士当然是陆淳所化,装出一副做亏心事被发现的惊慌样子,拔出挂在墙上的长剑就向尹志平刺来。

    尹志平大惊,拔剑相抗,可是宝剑出窍,却只有半截。一寸短一寸险,对方与他一样施展的全真剑法,而自己兵器并不趁手,很快就落入下风,赶紧高声呼救,希望引来同门救援。

    蒙面人貌似被尹志平喊叫惊到,攻击陡然凌厉几分,尹志平招架不住兵器被对方击飞,而对方抓住空挡,举剑当头劈下,尹志平飘身后退,对方却如影随形,长剑依然直划而下……

    “啊……”

    只听尹志平出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凄厉惨叫,便倒在地上,双手捂着流血不止大卫下腹惨嚎不停……

    “发生什么事?”

    附近的全真弟子赶来,正好见到一个穿着本门二代弟子服饰的蒙面人将尹志平斩伤的画面。

    蒙面人似乎怕引来更多的人逃不走,也不再追杀尹志平,翻墙逃走。

    “尹师叔,您没事吧?”

    尹志平哪里还能回答,已经晕死过去……

    等到丘处机等人赶来,那伤了尹志平的蒙面人早已逃离,待检查过尹志平的伤口,在场男人无不感到下体一紧,因为尹志平那话儿已经齐根而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