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朋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位面手机 > 第549章:兴师问罪
    ♂ .!得知昨天已经下了死亡通知书的病人今天神采奕奕的要出院,圣德医院的医生都惊呆了,院方恳请九叔再在医院住几天,让他们为他做个全面检测,并承诺九叔住院以来的所有费用他们全免,并开出高昂的营养费,只求能让他们弄清楚这个医奇迹。

    “全部给我让开,拿我师傅做研究?你们脑袋秀逗了,我们缺那么点钱吗?”秋生走在前面,没好气的将拦路的医生和医院领导们拨开。

    可是这些医生对于这样的医奇迹实在是不愿意放手,继续恳求道:“九叔,您老是德高望重的老神仙,您应该知道,如果能让我们搞清楚你忽然好转的原因,这将会造福多少人啊,这简直就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您就让我们为您检查一下吧?”

    九叔坐在轮椅上,说道:“就算让你们查了又有什么用?我的肝癌可不是用普通的医疗手段治愈的,这方法没法复制,你们就不用惦记了,好了,大家都散开吧。”

    “行了,都退开吧,不要妨碍我师傅回去休息。”

    陆淳一开口,这些人如同收到了无法抗拒的命令,马上分开到两旁,为他们腾出一跳过道。

    这群刚才还激动不已的医生们忽然变得异常冷静,乖乖的让开一跳道,让九叔和秋生夫妻都是微感吃惊,疑惑的看向陆淳,陆淳笑道:“只是个小把戏而已,我们走吧。”

    “哦,好的,师兄,那我先下去把车开到门口等你们。”

    “嗯,去吧。”

    秋生说完就先去开车了。

    这个年代的轿车还不多,也不存在堵车,只是行人的交通意识还不强,经常马路中间都有人行走,所以秋生车开的也不快,看他的样子熟练无比,现在开了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秋生,这车是你自己的还是借的?”陆淳问道。

    秋生看了眼后视镜,笑道:“当然是自己的,你是不知道,这两年师傅真是名声大噪,全国各地不知道有多少人来找师傅看风水,咱们的生意不知道多好,买辆车还不是小意思,是吧师傅!”

    九叔没好气的道:“咱们的宗旨是除魔卫道守正辟邪,瞧你那势力的样子,我怎么就收了你这么个徒弟。”

    秋生委屈的道:“师傅,除魔卫道也要先吃饱自己的肚子才对吧,您每次把收到的礼金捐出九成做善事,我说您能不能也对我和文才也做做善事呀?您看我现在家里又多了张嘴巴,文才也要存钱讨老婆,以后我们的例钱你看能不能多给一点?”

    九叔没好气的道:“怎么,你是在你大师兄面前说师傅刻薄吗?”

    秋生赶紧道:“我可没这个意思,只是您不知道,现在的乳粉有多贵……”

    秋生还想说下去,却被媳妇轻拍了一下,这才住嘴。媳妇奶水虽然不够,但是他们家还不至于穷的让孩子喝不上乳粉,对于丈夫这贪财的言语,书香门第出生的秦竹君也是微微脸红。

    几人东拉西扯的闲聊着,没多久就到了九叔在省城买的一栋小洋楼,秋生已经成家,已经搬了出去,文才却还和师傅住在一起。

    “咦,门口怎么围了这么多当兵的?”秋生看着前面,忽然开口道。

    九叔向外面开了一眼,说道:“是福不是祸,是活躲不过,不过师傅今天有贵人相助,不会有事的,走吧。”

    九叔说完面含笑意的看了陆淳一眼,显然这个贵人指的就是陆淳。

    有陆淳在场,他们当然没有什么好怕的,秋生按着喇叭将车开了过去,引得一众当兵的骂骂咧咧,但秋生不停车,他们也不敢傻站着,担心真被压到,只是车一停他们就围了上来。

    陆淳小心翼翼的搀扶着师傅下了车,一个军官模样的人认出九叔,伸手就连拍了几个士兵的帽沿,喝骂着让这些兵痞子滚开。

    等将那些骂骂咧咧的士兵赶走,这军官上来问候道:“九叔,这些家伙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您,您别和他们一般见识,这半年未见,您老怎么病成这样了?”

    九叔扫了他一眼,道:“吕副官,你还跟着张光头?”

    吕副官苦笑道:“大帅对我有知遇之恩。”

    九叔点了点头,不再多言,随意陆淳扶他进屋。

    客厅中,一个留着八字胡,身材壮硕的中年壮汉穿着一身大帅服,大马金刀的坐在客厅中央的沙发上,正和身旁一位气质儒雅长衫中年男子详谈甚欢,在他们身后则站了一排持枪的兵士,文才则耸拉着脑袋站在一边。

    “师傅!”见到师傅一行人进来,文才惊喜的叫出声来。

    那军阀头子和那长衫男子也将目光投了过来。

    军阀头子伸手在自己光秃秃的脑门上摸了两把,打量着九叔道:“我还以为你徒弟是骗我的呢?原来你真病了,怎么样?死不了吧?”

    “喂,你会不会说人话呀?”脾气耿直的秋生见军阀头子对师傅出言不逊,愤怒的指责。

    军阀头子不悦的嗯了一声,身后那排持枪士兵哗啦一声全将枪举了起来。

    还未等陆淳发飙,这光头军阀却是笑着摆了摆手,示意手下收起武器,撸着胡子站起身,走到九叔身前,得意洋洋的道:“九叔啊,你当年不是给我批言,说我什么来着你还记得吗?”

    九叔面无表情的扫了他一眼,说道:“生不离故土,离之必亡。”

    光头大帅哈哈大笑,然后笑容一收,沉着脸道:“无稽之谈,亏我张大德大老远来找你算命,没想到大名鼎鼎的九叔也不过是浪得虚名而已,好在我不信你……”

    张大德拉过一旁的长衫中年男子道:“好在让我遇到了徐大师,徐大师神机妙算,在他的指点下,我不但走出了那一亩三分地,还将周围几个县城都收归到了自己旗下,我现在走出了故土,不但没死,还如日中天。你既然还记得自己当初说的话,也应该记得我说过如果你算的不准会有什么后果吧?”

    九叔道:“别人我不敢保证,但你我绝没有算错。”

    九叔看相被称作徐大师的男子,问道:“这位道兄,看得出你也是有真才实的,难道你真没看出,以张元帅的命格行伍,如果留在故乡,尚可保一世平安,一旦离开故土,短期内虽然可以气运如虹,可以说是心想事成,但是不出半年,便会家破人亡,魂断异乡吗?”

    徐大师从袖口摸出一把折扇,打开后在胸口轻轻摇晃着,说道:“原本我还以为现在江湖上盛传的九叔到底有多厉害,原来也不过如此啊?难道你连人的命格并非一成不变的也不知道吗?”

    九叔道:“这个我当然知道,可是想要改变一个人的命格,要付出的代价何等之大,岂是平常凡夫俗子所能承受的?再说了,我刚才看了看,张大帅的命格并非有所变化。”

    闻言,张大德有些激动的道:

    “放你娘的屁!到了这时候你还敢狡辩?你没看错?你没看错难道是徐大师看错了不成?徐大师可是有着预知未来的能力,他都已经算出我未来会座上紫荆城那张椅子了,他怎么会算错?”

    “来人……”张大德也不打算和九叔继续废话了,他今天来就是兴师问罪来的,不管九叔是不是嘴硬,他已经打定主意做了九叔出气。

    “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