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朋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位面手机 > 第四百七十五章:啪啪啪
    ♂ .!被金瓶儿看到自己吸人功力,陆淳也并没表现出任何的惊慌,以陆淳如今的修为,在这个世界他也确实没有什么可让他顾忌的了。

    摊开手,虎噬恢复剑形虚浮在起头顶一侧,陆淳转身看向金瓶儿,笑道:“金瓶儿,你怎么会在这里?难道也是为万蝠古窟而来?”

    金瓶儿一愣,道:“什么?万蝠古窟竟在此处?”

    陆淳含笑点头:“不错。”

    金瓶儿没想到陆淳这么轻易就告诉了自己这个秘密,不过聪明如她,很快就回过神来,陆淳敢怎么肆无忌惮的告诉自己,恐怕已是对自己起了杀心,毕竟刚才陆淳使用噬血珠吸噬秦无炎法力的情景被他看到,身为一个正派传人,却使用魔教法器和手段取人性命,夺人修为,如果陆淳要保守这个秘密,肯定是要杀了自己的。

    心念及此,金瓶儿哪里还敢多待,转身便逃。

    陆淳伸手打了个响指,金瓶儿顿时感到大脑如遭雷击,身躯一颤险些摔倒,可是在即将跌倒之时身体却被一个人扶住,脑袋传来的剧痛只是一瞬,金瓶儿抬头看去,却见扶住自己的竟是陆淳,吓的连连后退。

    陆淳戏谑的道:“我有这么可怕吗?”

    金瓶儿露出受惊的小兔子一般的神色,看着陆淳道:“求求你放过我,我绝不会将刚才之事传出去的。【零↑九△小↓說△網】只要你肯放过我,我……我什么也答应你……”

    金瓶儿说话时声音颤颤巍巍,一副我见犹怜,无力反抗的小女人样,语气中更是带着一种愿意奉献一切的祈求,如果定力不够者,都忍不住要将其抱住软言轻声的安慰一翻。

    只是,金瓶儿的这一套对能够清晰感应她“脑电波”的陆淳来说却是没用,而且以陆淳如今的脑域开发度又怎么可能受到她媚心之术的影响。

    “金瓶儿,你可还记得我上次的警告?”陆淳一脸邪笑的看着金瓶儿,这笑容让金瓶儿心中有些发毛。

    “什……什么警告?”

    陆淳笑道:“不记得了?没关系,我可以帮你找回记忆。”

    “什么?你又想……绝不……”

    金瓶儿再次转身欲逃,可是这次却直接被陆淳的乾坤青光戒禁锢住,想到上次被陆淳“看”了个遍的经历,金瓶儿双颊如同火烧,陆淳察看她记忆之时,那些陆淳能看到的画面同时也在她脑海中闪现,有些画面,让她再次回想起来都是羞臊难当,何况还是被一个陌生的男人看到。

    虽然她身为现任合欢派的掌门人,但是实际上她却还是个处子,那些双修功法她根本没有修炼过,虽然合欢派双修功法不止一部,但她却只想找个真正相爱的男子和他一起修炼相濡与沫功,而修炼相濡与沫功却有个特殊的要求,就是修炼双方都没有修炼过其它采阴补阳、或者采阳补阴的功法,否则就无法修炼。

    眼见陆淳又想对自己“搜魂”,这简直就是在精神上“弓虽暴”自己,这让金瓶儿如何不怒,如何不恼,羞愤交加的她大声咆哮,陆淳却是没有丝毫理会,伸出一根手指点在她眉心,为他翻找出二人第一次见面事的一个记忆片段……

    这段记忆之中,金瓶儿对陆淳使用“媚心”之术,陆淳并没有中招,同时警告她,再敢对其使用媚术就要扒了裤子打屁股……

    “不要,你不能这样?”金瓶儿想起陆淳的警告,面色顿时大变。

    陆淳收回手指,说道:“修道之人,言出必践,否则谁都如你一样,将我的警告当成耳旁风,我以后在修真界怎么混?”

    金瓶儿道:“那你干脆杀了我好了,又何必折辱于我?”

    陆淳道:“这可不是我折辱你,而是你在挑战我的威严,我事前已经警告过你,可你偏要捋我虎须,我要是不给你一个教训,你又如何会长记性?”

    “你……”

    陆淳已经不再给金瓶儿狡辩的机会,果真“说话算话”,坐于虚空,将金瓶儿往自己大腿上一架,扒了裤子就打起屁股来……

    啪啪啪……

    一阵巴掌下去,金瓶儿的声音从最开始的怒骂惊呼慢慢变成痛呼告饶,可是渐渐的,陆淳发现金瓶儿不再“告饶”,只是痛呼,最后这痛呼之声都有些变味,与其说是痛呼,不是说是痛并快乐的“呻吟”,陆淳翻过金瓶儿看了一眼,只见她双目迷离,白皙的皮肤变成粉红色,娇喘连连,陆淳红颜知己不少,这种情形他是再熟悉不过了,顿时脑袋上爬满黑线,没想她竟然是这样的金瓶儿,自己刚才这样还能算是对她的惩罚吗?

    郁闷的陆淳搂起金瓶儿的裤子将她放开,自己之前虽然拍的也挺爽的,但被她当成那什么陆淳也是不愿意的。可是明明解除了金瓶儿的禁锢,可她却依然像个煮熟的面条一样搭在自己身上,一感应她的脑电波……好嘛!这丫居然还没从余韵之中恢复过来。

    将金瓶儿丢到一边,道:“金瓶儿,这次只是小惩大诫,如果早有下次……”

    本来要放些狠话,可是看到金瓶儿粉色未退的样子,陆淳后面的威胁也说不下去了,道:“你好自为之吧。”

    陆淳说完,转身便走。

    金瓶儿见陆淳并没有杀他灭口,目光复杂的看着陆淳的背影,挣扎一番后站了起来,摇摇晃晃的跟着陆淳背后走了上去。

    陆淳转身,看向金瓶儿:“你跟着我干嘛?”

    金瓶儿道:“你还没还是我合欢铃在不在你手中?”

    陆淳道:“现在还不在,不过很快就在了。”

    “什么意思?难道,你是说合欢铃在滴血洞中?”金瓶儿反应过来激动的道。

    陆淳笑而不语。

    金瓶儿道:“陆淳,合欢铃是我派金玲夫人的遗物,是我派至宝,我希望你能将它还给我们,只要你答应,我……可以……我可以……”

    陆淳古怪的看着她:“你又皮痒了?”

    金瓶儿明白陆淳的意思,羞愤欲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