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朋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位面手机 > 第四百六十章:开绣房的金瓶儿
    ♂ .!野狗道人捡回一跳命,磕头道谢,拔腿就跑,只是刚跑出两步,耳畔又传来陆淳的声音:“小狗子,去渝都候着,我会再找你,如果我没在渝都见到你,后果自负。”

    野狗道人身体微微一顿,回头看了陆淳一眼,却见陆淳并未说话,而耳畔却继续传来陆淳的声音:“看什么看,快滚!”

    野狗道人心中一惊,仓皇而逃。

    见野狗道人逃走,田灵儿冷哼一声,转身回去,张小凡赶紧跟上。

    一夜无话,第二天几人继续启程,一个多时辰便到了,所以昨晚真心没有必要住在义庄,不过田灵儿非要捣乱,陆淳也没办法。

    这不,到了渝都城田灵儿也不安生,在市集上到处跑,几乎每个摊位之上都要都留片刻,大大的拖延了大家时间。

    陆淳道:“我说灵儿,我们来渝都还有正事,先去拜访一下曾书书外公,先住下来,你要玩再让小凡陪你出来玩就是。”

    “要你管,有事你自己去就是了。”田灵儿说完,有跑进了一家胭脂水粉店。

    陆淳苦笑摇头,曾书书在一旁劝道:“好了陆淳,来都来了,也不差这一点时间了,她要玩就玩一会儿吧。唉,那边有热闹,走,去看看。”

    陆淳道:“我看是你自己想玩吧?”

    “行了,我先去了,你快来。【零↑九△小↓說△網】”

    陆淳微微摇头,对张小凡道:我小凡,跟紧你师姐,别让她走丢了。”

    张小凡答应一声,也进了那家胭脂店。

    陆淳看相陆雪琪:“雪琪,你是跟我一起,还是去看看胭脂水粉。”

    陆雪琪看了陆淳一眼,也不说话,进了胭脂水粉店。

    陆淳苦笑摇头,他喜欢小龙女这个样子,可不代表也喜欢别的女孩这个样子,台步走向曾书书,打算催促着他先去他外公那,等将他们安顿了,自己好去办自己的事。

    跟着曾书书来到一家名为锦绣坊的织纺铺子前,一个年轻公子正堵着大门口,对着锦绣坊二楼大喝,可是听清楚对方喊的什么,陆淳再次有些懵逼,只听那年轻公子喊道:“金瓶儿,你这样像是正道所为吗?你做出这样的事也太过分了吧?”

    金瓶儿?正道?

    我靠!

    合欢派的金瓶儿什么时候变成正派中人了?而且还在这渝都开起了锦绣坊?我去,这TM是闹哪样?

    至于说这个金瓶儿不一定是《诛仙》里的金瓶儿,陆淳是从未想过的,比较是曾书书率先过来的,他不相信“剧情人物”身边会出现一个于其他“剧情人物”同名的路人甲。

    没得到锦绣坊里的人回复,那年轻人依然不依不饶,继续喊道:“金瓶儿,别再装傻了,赶紧把人给我交出来,今天我就放你一马?”

    旁边的围观裙子指指点点,曾书书也笑道:“你看这挺有意思的啊。”

    这时,锦绣坊二楼传来一个女人的小声:“呵呵,公子说哪里话?我锦绣坊于你天音阁向来井水不犯河水,怎么跑到我这来找人啦?”

    天音阁?

    陆淳问曾书书:“这天音阁是什么地方?”

    曾书书一副怪异的表情道:“你不是吧,连天音阁你都不知道?那可是几乎于我们青云门起名的名门正派。”

    陆淳心里吐槽,天音寺我知道,可是谁知道在这个世界变成了什么天音阁。

    那公子继续道:“少废话,你借口给我未过门的新娘子做衣服,把人给藏起来了,这还有没有天理了?大家说,还有没有天理了?”

    看热闹的不嫌事大,马上应和,纷纷指责锦绣坊的不是。

    曾书书也挤进人群,激动的高声叫道:“就是啊,拆人姻缘,抢人老婆,还能不能好了?”

    年轻人被曾书书的“激愤”弄的莫名其妙,这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他老婆被抢了呢。

    年轻公子转身看着曾书书:“你是谁啊你?”

    曾书书道:“在下是青云门弟子曾书书,这位是我师弟陆淳,我们都是修仙正道,同气连枝的。道友的老婆被抢了,我们肯定帮你抢回来。你说是不是……咦?陆淳,你快过来呀。”

    曾书书回头,却没见到陆淳,回头催促道。

    陆淳摇头叹气走了过来。

    年轻公子一抱拳,道:“原来是青云门的师兄啊,失敬失敬,在下天音阁弟子阿相。”

    曾书书也抱拳回礼:“客气客气。”

    得,这位应该就是原著中天音寺的法相大师了,居然TM变成一个富二代,还堵在变成绣女的金瓶儿门口要老婆,陆淳也是醉了。

    年轻公子有了两个强力帮手,底气跟足,再次对着锦绣坊二楼喊话:“金瓶儿,别逼我动手,动起手,吓坏你!我跟你说,我发起疯来自己都害怕。”

    见楼上依然没有回应,这天音阁的弟子叫道:“我数三声,你可别后悔。”

    “一!”

    曾书书也跟着喊道:“一!”

    鼓舞的其它吃瓜群众也跟着高喊:“一!”

    楼上没有反应。

    “二!”

    众人:“二!”

    “三!”

    “三!”

    话音刚落,二楼紧闭的房门之中,突然,十几根穿着红线的绣花针穿透窗户飞去,射向陆淳三人……

    三人闪避,可是那天音阁的弟子和曾书书却未能闪避开,双手被绑了个结实,只有陆淳一人是手抓红绳,没被绑住。

    天音阁的弟子高声叫道:“金瓶儿,光天化日的,你想干什么?快吧我们放开。”

    金瓶儿不知道陆淳并未被绑,冷笑道:“先是你们上门踢馆,现在又让我放人,好话坏话都让你们说了。”

    曾书书也不爽的叫道:“我告诉你,我外公是城主,你这绣房是不是不想开了!”

    转头看相陆淳,见他并没有被绑住,叫道:“陆淳,你还愣着干嘛呀?快把我解开啊。”

    陆淳道:“这么轻易就被人制住,你这些年功夫和法术都到哪里去了?”

    说着,陆淳一挥手,掌刀划过一道气劲将曾书书二人手中丝线斩断。

    原本金瓶儿听到外面其中一人说他外公是城主心中已经微微吃惊,现在又发现那三人之中尽然有人躲过了自己的银针,就更为惊讶了,但想到对方是青云门弟子,也就不奇怪了,堂堂正道魁首,出几个实力高强的也属正常。

    “既然你是卫城主外孙,今日便不再与你计较,你们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