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朋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位面手机 > 第四百五十四章:直面苍松
    ♂ .!返回青云门的途中,小龙女问道:“陆淳,苍松的事你打算作何处置?”

    陆淳道:“这世界的苍松虽然是炼血堂派入青云门的奸细,但一直隐藏在青云门,也未曾做出什么出格之事,就连当年草庙村血案,也是普智心智被噬血珠所迷惑后造成的,倒也不能全怪他,既然你同情他对万剑一的执着,我便也给他一个机会,如果他愿意收手,从此痛改前非,放他一马又何妨。”

    小龙女默默点头:“需要我出手吗?”

    陆淳道:“暂时不用,如今我知道了他身为炼血堂奸细的事,他也不敢贸然对我动手的,如果他执迷不悟,自然有青云门的人收拾了他。”

    小龙女道:“好吧,那你自己小心。”

    “我知道的。”

    回到青云门,小龙女和丢丢都进了仙渺桃源扇,以便能够随时出手救援陆淳。

    陆淳这次并未隐藏行迹,直接登门拜访。

    本届七脉会武上陆淳大放异彩,修为更是超越了所有同辈的青云门第一人,守门弟子不敢拖延,立刻禀报苍松。

    苍松听闻陆淳登门拜访,心中也是微微惊异,不知道他耍什么花样,让人将他带到大殿之中等候。【零↑九△小↓說△網】

    被龙首峰弟子带到大殿,陆淳看着端坐在大殿之上的苍松,陆淳也不客气,伸手一招,一张椅子就被他招了过来,大大咧咧的坐在椅子上,椅子凌空飞起,与苍松平齐。

    看着陆淳做完这一切,苍松才悠悠的开口道:“陆淳,你好大的胆子,本座没让你坐你就敢坐,还敢与本座平起平坐,你是要造反吗?”

    苍松最后一句爆喝出声,伸手在扶手上猛然一拍,一股无形威压席卷陆淳,想要将其镇压。

    陆淳冷哼一声,已经暗暗动用白虎赦令,凶神借法,神兽白虎的战神凶威透体而出,苍松仿佛看到一头凶恶白虎对着自己咆哮,自己散发出的威压被陆淳轻松抵挡,形成对峙之势。

    没办法,苍松修为高出自己几个小境界,于自己金丹被破前差不多,不动用白虎赦令,陆淳根本无法正面抵挡。

    “法术?陆淳,这绝非我青云门的功法,说,你混入青云门,究竟有何目的?”

    苍松起身,剑指陆淳呵斥道。

    陆淳冷笑:“苍松,我还没问你一个炼血堂的弟子混入正道魁首青云门的目的,你反倒质问起我来了?”

    “什么?”苍松一惊,身上入山般的气势威压消弥无形,咬牙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陆淳也解除了白虎赦令,坐下椅子带着他飞到苍松面前,陆淳道:“我就是我,青云门弟子陆淳,大竹峰的首徒,身为青云门中的一员,我当然不愿看到有威胁到青云门的人潜藏其中。”

    “废话少说,我今天来是想给你一个从新开始的机会,如今炼血堂已灭,你若能放弃对掌门报复的执念,我便放你一马,让你继续当这龙首峰的首座。”

    苍松冷视陆淳:“你究竟还知道些什么?”

    陆淳道:“刚才是我引你出去,却不想中途被鬼王宗的人破了我的法术,你走之后,我便将那鬼王宗的青龙擒下,获知了你的底细,原本我只以为你是为了万剑一前辈的事而心有不甘,却没想到你竟然还是炼血堂的卧底,原本光凭这一跳就足够我治你于死地,可是有人为你求情,炼血堂也已经灭亡,我便再给你一个从新开始的机会吧。”

    “有人为我求情?是谁?难道是万剑一师兄?”

    陆淳笑而不语,不承认,也不否认,只是他这样的反应却让苍松更加确认了自己的猜测,在他看来,除了万剑一师兄,整个青云门也不会有人在得知他是炼血堂卧底之后还替他求情了。

    苍松也不可能想到,真正为他求情的确实“看”了《诛仙》原著后对“苍松”这个角色产生了一丝怜悯之心的小龙女,偏身陆淳对小龙女又极为在乎,一丝一毫都不想违背他的意愿,否则依着陆淳性子,苍松几次对自己出手,其间更是对自己起过杀心,现在有了机会,一定是会处掉他的。

    “万师兄竟然在得知我是炼血堂卧底后还愿意原谅我吗?”

    苍松陷入自己的沉思,陆淳也不打扰他,让他自己好好想想。

    “万师兄啊,你是何等的君子,何等的英雄,你对我恩重如山,我又岂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妄受那不白之冤,他道玄,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根本就不配做那掌门之位。”

    苍松说着,突然变的激动起来,目中凶光大盛,看向陆淳。

    陆淳心中一惊,心说这苍松的执念未免太盛,冷声道:“苍松,当年之事以过去百年,就连万前辈对此也无怨言,你又何必如此执着?”

    苍松道:“你说我执着?那你又可曾知道,百年前都发生了些什么吗?不,你不知道。当年莽荒之行,万师兄凭借一己之力,救了包括你那混账师傅在内的所有首座的性命,还将功力传给我们,让我们所有人的功力大进,可是你那无耻的师傅做了些什么?他明明知道万师兄喜欢苏茹师妹,却还横刀夺爱,简直是卑鄙无耻。”

    “感情之事,岂能勉强?再说了,虽然我也十分敬佩万剑一前辈,但他对感情的态度我却不敢恭维,明明喜欢,却不去争取,怪得了谁?”

    “住口!”

    张松一声爆喝,抬手一掌劈出,陆淳早有防备,挥掌迎击。

    两掌相撞,苍松被震的连退三步,陆淳直接被轰飞,坐下椅子更是被轰的四分五裂,倒飞十多步才稳住身形。

    苍松双目赤红,怒视陆淳,怒喝道:“你有什么资格评论万师兄?”

    陆淳眼睛微眯:“苍松,你当真是要执迷不悟?”

    苍松笑道:“说我执迷不悟?究竟是我执迷不悟,还是他道玄道貌岸然?”

    如今苍松情绪极为激动,有些事憋在了他心中上百年,如今被陆淳点破,不吐不快,说道:“当年正魔大战之后,又发生了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