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朋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位面手机 > 第四百三十五章:善于投资的曾叔常
    ♂ .!曾叔常道:“你掌门师伯将乾坤九仪鼎交给保管,我当然要妥善安置了,其它的宝物都被我转移到其它地方了。??”

    曾书书点头:“原来如此。”

    曾叔常走到6淳身边,和蔼的笑道:“6淳呀,看到你们年轻一代的弟子相处的这么融洽,我也很欣慰呀。只是我这儿子呀,整天的调皮捣蛋,恐怕,他给你添麻烦了吧?”

    曾书书见老爹当着自己朋友的面编排自己,马上不乐意了:“什么麻烦呀?我才不麻烦呢,我曾书书人见人爱,只能锦上添花,哪能添什么麻烦啊。你说是吧,6淳?”

    6淳一笑,对曾叔常拱手道:“曾师叔这是哪里话,倒是我才给您填了不少麻烦呢,昨天多亏师叔赠予的兕兽角,这才让我练成了自己的法宝,师侄还没感谢师叔呢……”

    曾叔常摆手笑道:“何必如此客气,虽然你不是我风回峰一脉,但也是我青云门下嘛,都是一家人何必这么客气,更何况你还是书书的朋友。对了6淳,听说你和书书上次在小竹峰惹事了?”

    6淳看了曾书书一眼,歉意的道:“抱歉了,师叔,我们……”

    曾叔常摆手,笑道:“无妨无妨,难得在这辈的青云弟子当中还有和我儿子一样意气相投,一起胡闹的,这样吧,晚上留下来一起吃完饭吧,曾书书的娘也想见见你。”

    昨天才拿了对方的好处,6淳当然也不会驳了对方面子,道:“那就多谢师叔了。”

    曾书书这时拉他爹走到一边,问道:“爹,你什么时候帮我去小竹峰提亲啊?”

    曾叔常大怒,一下敲在曾书书头上:“提什么亲啊,真是胡闹。”

    “谁胡闹了啊,这是娘说的,又不是我说的?”

    曾叔常看了6淳一眼,道:“行了,少说两句吧。”

    毕竟算是欠了曾叔常一个人情,晚餐之时,6淳取出从空间秘境中找到的一瓶郭芙给她娘准备的香水,又弄了些小龙女养的蜜蜂采集的蜂蜜送给曾书书的娘当见面礼。

    “你这孩子未免也太客气了,那我就谢谢你了。”曾母收下6淳的礼物放在一旁。

    曾书书却是一把拿了过来,把玩着香水瓶子道:“这是什么?”

    “香水?!”

    6淳告诉他后,他按照6淳说的揭开盖子按了一下,一股淡淡的香味传出,好闻极了。

    “哇,好香,还有没有,也给我一瓶,我送给雪琪去,她一定喜欢。”曾书书两眼放光的看着6淳道。

    6淳耸肩:“香水没了,要蜂蜜的话倒是还有一些。”

    曾书书不信:“你别这么小气行不行?蜂蜜的话我哪里弄不到,要的就是这新奇玩意儿,那才吸引人嘛!”

    6淳道:“想要等我下次去海外再给你带回来吧,我这真没有了。”

    曾书书一脸堆笑的看向他娘,笑嘻嘻的道:“娘,我和你商量个事呗……”

    自己的儿子,这屁股一撅曾叔常就知道他拉什么屎,一筷子敲在儿子头上:“你这臭小子,别在这给我丢人现眼了,还不给我坐下吃饭。”

    老爹彪,曾书书不敢再废话,哦了一声,坐下吃饭,只是目光却不停的扫向他娘面前的香水瓶,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只是曾妈妈也很喜欢这精致的香水瓶和香水的味道,装作没看到。

    曾叔常道:“6淳呀,让你见笑了,对了,你入门不久,如果有什么难处不要客气,尽管和曾师叔说,你可是我们青云门未来的希望呀,呵呵。”

    “师叔缪赞了。”6淳客气一句。

    扒着饭的曾书书突然抬起头来,说道:“6淳,你不是说还需要梧桐木炼制一样法宝吗?”

    “这……”

    曾书书曾经说过,那梧桐木在苍松手中,可是现在却突然提起,而且还向自己挤眉弄眼的,不知道他又耍什么花样。

    曾叔常见到儿子这样子,哪里还不明白,这小子是在帮6淳坑他老爹呢,自己才刚刚说了,让6淳有什么困难跟自己说,现在要是装作没听到岂不是没脸见人了。而且曾叔常也有心让儿子和6淳这个他看中的“潜力股”交好,询问6淳是否真的需要后,也就点了应了下来。

    6淳道:“曾师叔,昨天已经麻烦您了,怎么又好意思让你为我去求人呢……真的不用了,我再想其它办法吧。”

    曾叔常见6淳如此识大体,也很满意,但依然拍着胸脯道:“放心,我和苍松师兄关系还是不错的,想必我开口他应该会割爱的。”

    6淳道:“可是……师叔,您也知道,我师傅和苍松师伯不太……如果知道是我需要,恐怕……”

    曾叔常道:“唉……长辈间的事和你们小辈有什么关系,再说了,是我以个人名义找他交换梧桐木,至于我如何使用,赠送给谁,就是我自己”的事了。”

    6淳闻言,道:“那6淳就先谢过曾师叔了。”

    曾叔常爽朗的一笑:“无须客气,提携一下有潜力的小辈,乃是我们这些做长辈的应尽的义务。再说你还是书书的朋友,我当然就更加义不容辞了。”

    曾书书道:“爹,你太给力了。”

    6淳也明白了曾叔常的意思,看来他是极看好自己,这是在给儿子建立人脉啊。

    “师叔放心,我一定珍惜和书书的感情,以后我们共同进步,觉不给您和我师傅丢脸。”

    曾叔常知道6淳明白了自己的意思,满意的点头笑道:“好,这就好,来6淳,多吃些菜,这可是曾书书她娘亲手做的,味道不错的。”

    “多谢二位师叔。”

    ……

    曾叔常也是个雷厉风行的人,吃完饭,就去了龙峰。6淳正给曾书书拿出来的那些法宝加装“外挂”,还没全部搞定,曾叔常就带着一节梧桐木回来了,而且不但带回了梧桐木,还跑了一趟落霞峰,在天云真人那求来了一张由生长在火山之中的烈焰龙须草制作成的纸张,一并送给6淳。

    “果然,曾叔常的心机是各脉座中最深的一个,只是因为看好我,就肯下如此本钱。虽然善于经营,却并无坏心,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你的投资,绝对物有所值。”6淳心中想着,也没和曾叔常客气,谢过曾叔常,将东西手下。

    曾叔常将东西交给6淳后,也并未急着离开,教训儿子,让他不要老是麻烦6淳。

    曾书书道:“爹,我的法宝也弄的差不多了,要不您也把您的宝剑取来把,让6淳也给您的宝剑附上“乌鲁”,以后对敌之时,就算宝剑脱手也不怕了。”

    曾叔常笑道:“也好,那就有劳6师侄了。”

    “师叔太客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