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朋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位面手机 > 第四百三十四章:空空如也的藏宝阁
    ♂ .!风回峰上,曾书书将陆淳带到藏宝阁。

    可是推开藏宝阁的大门进入其中后,曾书书却是大为吃惊:“宝物呢?怎么都不见了。”

    陆淳头上出现几条黑线,心想这TM算哪门子的藏宝阁,居然连个看守的人没有,而且看曾书书疑惑的样子,这里貌似被盗了。

    陆淳对曾书书道:“我说,你不会是知道这被盗了,故意叫我来被黑锅的吧?”

    曾书书道:“怎么可能呢?我昨天和我爹来取兕角时这还都是宝贝呀?”

    陆淳道:“可是现在呢?”

    曾书书:“没了。”

    “那不就的得了,我可告诉你,这可和我没关系呀。”陆淳说着就要往外走,可是却听到外面传来弟子给“师伯”请安的声音。

    曾书书赶紧拉住陆淳,嘘了一声,自己跑到门口察看,然后拉着陆淳躲在了里面,让陆淳收敛气息,不要出声。

    两人刚刚藏好,苍松和曾书书的老爹曾叔常就推门走了进来,曾叔常边走边道:“师兄,说起来这掌门师兄也太过于谨慎了。”

    苍松手托乾坤九仪鼎,说道:“是啊,乃是本派的镇派之宝,师兄平时不会轻易拿出来,这次,自然要保管的妥当一些。”

    曾叔常道:“也对,这样吧,暂且将这九仪鼎寄放在这供台之上,我来加禁制之术。”

    “好!”

    苍松点头,将九仪鼎摆在面前的供台之上。

    待苍松推开,曾叔常法术施展,一道法术光芒涌现,乾坤九仪鼎顿时被一团蓝色的光球笼罩其中,藏宝阁上方的七星阵法也光芒大胜,一但有人触动了禁制,就会示警。

    苍松伸手试了试,感受到其中蕴含的力量,对曾叔常笑道:“这下就安全了,我们走吧。”

    “请。”

    两人离开,只是在曾叔常转身之前,目光瞟了一眼陆淳和曾书书躲藏的地方,心中微微叹气。

    而转过身的苍松,眼中也闪过一道历芒……

    藏宝阁大门关上,又过了片刻,曾书书才敢出来。

    曾书书一出来,就两眼放光的跑到供台前,看他那样子,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陆淳也打量着这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镇派之宝”,问道:“这又是什么鬼?”

    曾书书一副“你是土鳖吗”的表情,看了陆淳一眼,说道:“它你都不知道?乾坤九仪鼎于本门诛仙剑并称两大镇派之宝,鼎内还有一枚先天元胎,蕴含着青云门最上层的内功心法呢。”

    “只有这样?”陆淳一脸“不过如此”的样子。

    曾书书道:“什么叫‘只有这样?’,我告诉你,它作用可大了,祖师爷爷厉害,可并不代表以后门派里的弟子也一样厉害啊,万一到了哪一代弟子不行了,从师傅那儿不到青云门的顶级剑法,那隔不了多久不就失传了吗?”

    陆淳微微撇了撇嘴,等于说这东西是个“盘”,储存着青云门所有功法的备份,如果真只是这样的话,对自己貌似并没有多大用处,以自己的习能力,只要师傅能教的,他都能轻松会。

    曾书书有些抓耳挠腮的道:“哎呀,我倒是不在乎什么功法,就是喜欢这个鼎。你说它法术都能收,多厉害啊。”

    陆淳心说也是,能够直接给人灌输功法这一跳还确实不错,有机会要找师傅问问,有没有这乾坤九仪鼎炼制方法。

    这时,外界传来噪杂声,曾书书赶紧叫声陆淳,一起出了藏宝阁。

    “哎呀,疼死我了。”

    两人离开藏宝阁,来到骚乱声传来的地方,只见一位风回峰的弟子被其他弟子搀扶着经过,头上、身上多处缠着绷带,看样子伤势很重的样子。

    “刘师兄,你怎么伤成这样了。”曾书书冲上前来,气愤的道:“是谁把你打成这样的,告诉我,我替你报仇去。”

    刘师兄艰难的抬起头来,看着曾书书,一字一顿,咬牙切齿的道:“陆雪琪。”

    曾书书看了陆淳一眼,陆淳嘴角挂着怪笑,曾书书撇撇嘴,脸上一个大写的【尴尬对刘师兄赔笑道:“雪琪啊……我们家雪琪下手也太狠了,怎么伤成这样?你们赶紧……赶紧带他疗伤去吧,啊!”

    曾书书对着旁边搀扶刘师兄的师弟们说道,半推着让他们走了,看着刘师兄远去的身影还继续装模作样的嘀咕着:“雪琪也下手太重了……师兄,对不起啊,我带她想你道歉……”

    “你,哎哟……”

    刘师兄虽心中有气,但一转身,却带起了伤,痛的直哼哼,也没法多说了,被一众师弟们搀扶着走了。

    “哎呀,也真是的,下手也太重了,这个雪琪呀……”

    “嗤……”陆淳笑出声来。

    “胡说什么?!”

    一声带着威严的声音传来,两人寻声看去,只见曾叔常大步而来,瞪着曾书书道:“满嘴胡说八道,能不能给为父增点脸面?”

    “爹!”

    “曾师叔!”陆淳拱手。

    曾叔常对陆淳含笑点头,又看着儿子道:“既然技不如人,回去多多练功就是了,不过咱们风回峰从来不争这些虚名头,要想胜得了别人,必须勤苦练。”

    “知道了,爹。”曾书书点头受教。

    曾书书点点头,可是又想到刚才的事,问道:“话说回来了,你在藏宝阁干什么?”

    曾书书一惊,看了陆淳一眼,不好意思的笑道:“呵呵,被您发现了啊?”

    曾叔常哼了一声:“你以为你你能瞒得了当爹的我呀?”

    见老爹起这事,曾书书奇道:“爹,我这仙渺云台扇您也看到了,端的神奇无比,不管我把它放多远,都能马上飞回我手中。”

    曾书书说着,还故意将手中的仙渺云台扇向身后抛飞,心念一动再吸回手中,演示给他爹看,然后接着道:“我不是想着让陆淳帮我把其它几件法宝上也施加一下这种法术吗?”

    曾书书说到这又想起藏宝阁的事,问道:“对了爹,怎么藏宝阁的东西都不见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