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朋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位面手机 > 第四百二十四章:七脉会武【十三更】
    ♂ .!“什么?你让我找6大哥要一枚大黄丹?”听了田灵儿让自己做的事,张小凡有些为难。 ?

    田灵儿可怜兮兮的点头道:“是呀,你是知道的,我和6师弟关系不睦,要是我去找他,他一定不会给我。小凡,就算师姐求求你了,6师弟对你似乎另眼相看,如果你去求他,他一定会给你的,你就帮帮师姐吧。”

    张小凡当然知道田灵儿是为齐昊求药,虽然心里有些吃味儿,但是面对摇晃着自己胳膊苦苦哀求的田灵儿,他却是不知道如何开口拒绝,只得说道:“我只能去试一试,至于6大哥给不给,我就不敢保证了。”

    田灵儿道:“我相信你,你一定行的,小凡,师姐先谢谢你了,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

    说着还摸了摸张小凡的头,张小凡只有报以苦笑。

    张小凡心中黯然:“就算我对你再好,在你心中还不是只有齐师兄一个人?”

    ……

    正午,烈阳当空,正是修炼6淳融合改良后的《6之火舞》功法的最佳时机。

    6淳正在自己的院落中指点不知火舞修炼,却见到大门外,张小凡探头探脑的向里面张望,但却并不进来。

    6淳让不知火舞按照自己刚才所指点的方法运转真气,自行修炼,上前几步,对外面的张小凡挥挥手。

    “6大哥。”

    自从6淳开始教导张小凡武功,张小凡也不好意思叫他6师弟了,而且6淳也确实比他大上好几岁,相处之中始终拿他当弟弟一般照顾,张小凡也就干脆叫他6大哥了。田不易等人虽然也觉得有些不伦不类,但也没有可以纠正的意思,毕竟现在6淳是他的收徒,张小凡就算叫上一声师兄也是不为过的。

    “小凡,找我有什么事吗?是不是练功遇到了困难?”6淳将张小凡的噬血珠“忽悠”到了自己手上,觉得有些亏欠这个“主角”,所以一直都对张小凡不错,想从其他地方给他一些补偿。

    张小凡看了盘膝打坐的不知火舞一眼,结结巴巴的,不知道如何开口,他也是从来未求过人的。

    6淳拍了拍张小凡肩膀,说道:“小凡,有什么事你就直接跟6大哥说吧,不用这么吞吞吐吐的。”

    收到6淳的鼓励,加上已经答应了田灵儿,无论成不成都要试一试的,于是张小凡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6淳闻言愣了一下,张小凡见状,马上摆手道:“6大哥,如果没有也没关系的,我知道大黄单的珍贵……”

    “好了小凡。”6淳打断有些紧张的张小凡,说道:“不就是一颗大黄丹吗?我这还有两颗,你需要就拿去吧,不过你能告诉我,你要大黄丹有什么用吗?我见你不像有伤在身的样子啊?”

    张小凡不懂骗人,实话实说。

    6淳将大黄单拿出来递给张小凡,无奈的笑道:“你呀,明知道灵儿是拿大黄丹给你的情敌,你还来帮他求药,你是不是傻呀?”

    张小凡接过大黄丹的手一抖,险些没拿住,慌张的道:“6大哥,你在说什么呀,我怎么听不懂?”

    6淳笑道:“得了,你这点小心思瞒得了别人还瞒得过我吗?这两颗大黄丹你拿去吧。”

    “一颗就够了,我……”

    “得了,我给你的你就拿着吧。不过我提醒你,一颗给你师姐,你自己留一颗以备不时之需,别傻乎乎的一起给她了。”

    “喔,知道了6大哥。”张小凡将玉瓶收入怀中,点头答应。

    看着他这木纳的样子,6淳微微摇头,说道:“你呀,别说6大哥没提醒你,有些事情是不可以谦让的,特别是感情,喜欢就要去追,一但错过了,后悔的是自己。什么将感情埋在心底,祝福别人,那是只有傻瓜和懦弱的人才干的出来的事。或者,根本没爱到那种奋不顾身的地步,否则的话,又怎么可能轻易放手呢?”

    “6大哥,我真的……”

    见他还想狡辩,6淳摆摆手道:“行了,真的假的你自己心里清楚,不想让自己后悔,就想想6大哥刚才说的话,男人连追求自己喜欢的东西的勇气都没有,还能指望他有什么成就?你走吧,自己回去好好想想……”

    “多谢6大哥,我知道了。”

    张小凡若有所思的离开,6淳苦笑摇头,转过身来,却见不知火舞瞪着一双大眼睛盯着自己。

    6淳奇怪的道:“为什么没修炼了,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吗?”

    不知火舞摇头,微微闭上双眼,继续修炼起来。

    ……

    这一天,外出寻找天材地宝炼制自己法器的杜必书回到了大竹峰,当着一种是兄弟的面展示自己的法宝,只是奇葩的是,他练的既不是飞剑,也不是寻常常见的兵器,而是一只骰子。

    宋大仁看着杜必书道:“我说你外出历练就练这个法宝呀?”

    “不错吧?特别吧?天下独一份儿。”

    他自己是得意洋洋,可是却将田不易气的够呛。

    “正是朽木不可雕也。”

    众人赶紧拱手问安。

    苏茹劝田不易道:“算了,也不是什么大事。”看向杜必书:“色子就色子吧,比较这法宝也是你自己用的。”

    田不易沉着脸道:“你怎么知道,他不会用这种东西骗人哪?”

    杜必书赶紧上前几步,抱拳道:“师傅,师娘,弟子可绝不敢做那无耻下流之事啊。只因徒儿年前在南方的山水之畔现了一颗千年的三株树,所以取其精华,才做了这颗色子,完全是一时兴起啊。”

    田不易嗤了一声:“一时兴起?你现在高兴了是吧?杜必书,你说你修炼什么不好啊,你偏偏练出一副色子来,一个月以后会武之时,你往台上一亮相……啪!你嫌你师傅这脸是不是太小啊?我还有脸吗?”

    田不易动怒,其它人都不敢言语,也唯有苏茹能够说上几句话,开口道:“不易,这毕竟是他喜欢的东西,别去逼他。”

    田不易重重的叹息一声,也不再说他。

    “必输!”

    “是,师娘。”

    “我和你师傅从来也没有强迫过你们,要像其他各脉是兄弟一样修炼仙剑,可是这法宝毕竟事关重大,你们各自都要小心行事。”

    杜必书开心的道:“是,师娘。”

    苏茹接着道:“下个月就是我们七脉会武的日子,到时候我们都回去通天峰,大家都要早做准备,这一次,可千万不要让我和你们师傅再丢脸,听到了没有?”

    众人拱手:“是!”

    杜必书笑道:“有6师弟在,这次我们大竹峰稳那第一,你们说是不是呀?”

    众人纷纷应和,田不易板着的脸也终于舒展开来,脸上的得意无需言表。

    “师娘!”

    张小凡的声音响起,众人看相他。张小凡激动的道:“您刚才的意思是说,我也可以下山啊?”

    看到张小凡,田不易马上又变成一脸便秘的样子。

    苏茹却笑道:“当然,你不也是我们大竹峰一脉的弟子吗?”

    “耶……”

    张小凡兴奋的大叫。

    众人也为张小凡感到高兴,只有田不易一个人依然板着个脸,张小凡赶紧收起笑容。

    田不易老头叹息道:“反正啊,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闲着也是闲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