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朋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位面手机 > 第三百五十四章:无敌之虎-坂崎良
    ♂ .!虽然对付这些极限流的普通员,陆淳不动用力量也能轻重解决,但是同样消耗了他的体能。

    打趴下一大片后,陆淳自顾自的走到一台自动贩售机前,暴力拆除玻璃,从中拿出果汁就喝,为身体补充能量。

    正因为儿子讲自己独自关在密室中“思考”而感到担心的坂崎拓马听闻有人踢馆,还打伤了不少员,不由眉头紧皱,亲自下楼看看是谁这么斗胆,竟敢来他极限流踢馆。

    下楼后,正见到站在自动贩售机前一瓶瓶灌着果汁的陆淳。

    陆淳也注意到坂崎拓马,那股强横的气息,是这些半吊子极限流员无法比拟的。

    “坂崎拓马,我想见你儿子坂崎良。”陆淳丢到手上喝空的咖啡罐,对注视着自己的坂崎拓马道。

    坂崎拓马目光凝重,作为老牌强者,他的战斗直觉不在草薙京之下,看到陆淳的第一眼,就让他有种面对嗜血凶兽般的危险感觉,沉声道:“你想向良挑战?”

    陆淳伸手再次打开一盒鲜奶,说道:“不,我并不想和他动手,只是要和他探讨武道。”

    坂崎拓马道:“良不想见客。”

    陆淳冷笑:“闭门造车,就算让他悟出‘一击必杀’,他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强者。”

    “什么?你竟然知道一击必杀?”

    陆淳的话让坂崎拓马大吃一惊,略作犹豫,他决定让儿子见见陆淳,毕竟坂崎良已经将自己关在地下室很久了,而且陆淳说的没错,闭门造车,是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强者的,一个真正的强者,只有在生死磨炼当中,才能诞生出真正的强者。

    坂崎良自从败给了八神庵之后,意志消沉,一直把自己关在地下室内,突然,陷入沉思中的坂崎良突然感觉到一股让他感觉到极为危险的气息正在接近,猛然睁开双目……

    目光投向地下室的大门外,良站了起来,动作灵活,半年的沉睡并没有令他的力量和战意消糜殆尽。

    嘎吱一声,地下室的铁门被打开,坂崎拓马带着陆淳走了进来。

    “良,他是……”

    “不管你是谁,先与我一战吧。”

    良摆起一个普通的架势,其中却蕴含了无比的气势,他要以这个普通的招式去应付这个突然造访的“危险人物”。

    坂崎拓马微微一愣,然后露出欣喜的笑容:“良,你竟然完成了这个最终绝技……”

    只是,还没等坂崎拓马高兴太久,坂崎良原本不断提升的气势突然停顿了一下,就是这个短暂的停顿,让他的必杀一击不再完美,良飙升的战意也为之一泄。

    “还是不行吗?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坂崎良放下双手,直言直语的道。

    陆淳上前两步,说道:“良,其实你已经很接近了,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帮助你完成最终的必杀一击。”

    坂崎良疑惑的眼神马上绽放出灼热的光芒,看向陆淳道:“我该怎么做?”

    陆淳道:“你什么也不用做,我拥有唤醒人记忆的能力,只要你让我将你从小到大的武记忆从新唤醒,我相信你一定能有所体悟,从而领悟出必杀一击。”

    良道:“你为什么要帮我?”

    陆淳道:“这并不是帮你,在帮你唤醒记忆的同时,我也能从中有所领悟,甚至是掌握你所拥有的力量,这充其量也只能算是各取所需。”

    坂崎拓马一听,要读取儿子的武记忆,这怎么行,正要开口拒绝,坂崎良已经仰头笑了起来,坂崎拓马不解的看着儿子。

    “原来你打的这个主意,好,要领悟我的力量,就看你有没有这个资格吧。打赢我,就让你看我的武记忆。”坂崎良笑罢,突然神色一历,疾步冲向陆淳,虎咆疾风拳轰击向陆淳。

    如今的陆淳可没有多余的力量和坂崎良挥霍,28%的脑域开发度简直是让他时刻都保持在超感状态中,对坂崎良的攻击看的清清楚楚,灵鳖步施展,恰到好处的避开坂崎良的攻击,同时出手急点,封住坂崎良身上数个大穴,使其动弹不得。

    陆淳伸出一根手指,在坂崎拓马震惊的目光中,轻轻在坂崎良脖子上划过,尽管坂崎琢磨不知道儿子为何呆愣着不做闪避,但是却知道这随意的一个动作,在实战中意味着什么……

    “你死了。”

    陆淳冷漠的声音在坂崎良耳旁响起,让其羞愤难当,仅仅一招,自己就输了,这对于坂崎良来说无疑是奇耻大辱。

    体内的力量疯狂的提升,瞬间将陆淳封住自己穴道的力量冲散,就要再次攻向陆淳。

    陆淳知道自己现在的力量不可能封住坂崎良太久,在他脖子上画了一下后就飘身后退,与坂崎良拉开距离,见坂崎良再次向自己冲来,冷漠的道:“你已经输了,如果要和我继续战斗,就先履行自己的诺言吧,让我看看你的武记忆,我们再来一战。还是……你担心我知道你的所有武后,就更加没有战胜我的希望。”

    闻听此言,已经冲到陆淳身前,准备发动虎咆的他硬生生停下,拳头几乎已经碰到了陆淳的下巴。

    收回拳头,坂崎良打量着眼前这个冷漠的男人,片刻之后,坂崎良一屁股坐在地上,说道:“来吧,等看完我的记忆,我们再来一战。”

    尽管知道陆淳这是激将法,可是对于骄傲的坂崎良来说,出尔反尔这样的事情他绝对做不错来,否者就是违背了自己的武道之心。既然刚才已经败了,他当然会履行自己的诺言,哪怕这样会让对方知道自己的一切武技。

    见儿子毫无防备的坐在陆淳面前,坂崎拓马却有些担心了,说道:“良,怎么能让他读取你的记忆,万一他是要对你不利呢?”

    坂崎良光棍的道:“如果他要对我不利,刚才我不能动的时候就已经动手了,快点吧,不要浪费时间。”

    坂崎良又哪里知道,陆淳如果真能这么轻易的镇压他,又哪里会和他废话这么多,早就把他揍趴下慢慢读取记忆了。